退保大遊行人物誌: 視障人士、老年同志 、家務勞動者

20/06/2016 - 12:42am
Share

退休保障諮詢期將於6月21日結束,多個支持全民退保的民間團體趁今日父親節,從中環行人專用區遊行至特首辦請願,要求政府接受民意,推行免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

遊行隊伍人數眾多達5,000多人。惟工記者在隊伍中找到不同人士接受訪問,了解他們對全民退休保障的看法。

視障人士:受歧視難找工作  望全民退保可保障家人

莊陳有
失明,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會長。
自96年始,他一直爭取全民退保,「因為好多失明朋友會失業,老年人保障需要更加大。」
他認識的失明人士從事很多行業,例如電腦、社工、政府行政工作、教會工作,但有技術不一定能得到僱主聘用,所以很多人失業,他認為,社會對失明人士接納程度仍然很低。
現時的傷殘津貼金額很少,不足讓人維生。並非每個人都想拿綜援,但全民退保就每人都可以拿,沒有標籤的阻礙。
不單是傷殘人士自身難以工作、賺錢維生,家長為了照顧傷殘人士,往往無法工作,沒有收入,亦無強積金,退休生活完全沒有保障。

阿茜
視障,右眼看不到,左眼二千度近視,出門要用手杖,要用點字、電腦發聲來讀書。
今年,她剛從浸會大學社工系畢業,還未開始找工作,就已經開始擔心。
她說,有同樣讀社工系的視障朋友找了一年工作,才成功入職。那朋友所在崗位與社工無關,是中學畢業也可擔當的工作。在求職的一年裡,面試官們沒明言拒絕聘用的理由,但歧視的態度很明顯。「佢唔會問你可以做到啲咩,只係一味問你有咩做唔到。」
阿茜想當社工,她認為,自己是殘疾人士,有經驗有能力可為其他殘疾人士提供幫助。
將心比己,她批評政府只是重視審查資產,而不理會老人容易患上殘疾,隨時面臨種種開支,是忽視了老人的實際需要。

老同志:無兒女供養要靠自己  倡建同志護老院

施魅力
同志,現年72歲。近年同志遊行中常見到他穿著女裝的倩影,人如其名。

「退保可以查,但唔應該審。」他說起在屋邨電梯口遇到的師奶。打工仔都尚有收工之時,師奶卻須全天候廿四小時湊孫,待子女出糧,「攤大手板問仔女攞家用,仔女又阿支阿佐」。如果養老金由政府派出,則無須如此「睇人面色」。
同志老來,獨居一室,比一般家庭更為難過。「無兒無女,邊個養你啊?自己有啲積蓄,食晒,就無囉。」
有的同志終其一生也隱沒性向,與異性成家立室,「到老咗,孫都咁大個,就更加唔敢出櫃,更隱閉。」施魅力不單希望有全民退休保障,更想建立同志護老院,讓不同性向的人開懷度過最後的時光。「呢個阿伯鍾意著女裝,嗰個阿婆鍾意扮任劍輝,喺直人眼中睇嚟,你哋都痴線啦!」惟有讓志趣相投、共同理解、同聲同氣的人住在一起,才可能有舒適的環境。「普通老人院,個個講自己仔女,啲同志就惟有望住四面牆,特別lonely。」

家務勞動者:湊仔返工難兼顧  社會應回饋貢獻

坊間對家庭主婦總有誤解,以為她們終日在家「懶懶閒」,生活十分寫意。3位受訪的家務勞動者盧女士、萬女士及阿云,卻以自身生活經驗粉碎謠言。她們平均每日花上逾12小時料理家務及照顧家人,從早上5時、6時起床為子女準備早餐,送子女上學後開始洗衫、收衫、摺衫、拖地等家務,下午接放學,然後買餸、煮晚飯、洗碗……折騰至深夜11時、12時才可休息。期間有沒有休息時間?「唔做咪有得休息囉,家務無得停咖,一唔執就會亂。」

為了幫補家計,盧女士需要趁孩子放學前做兼職,或嘗試在照顧子女之餘找一份全職工作,卻因工作辛苦兼顧不暇,累得早上無法起床為兒女煮早餐。

無獨有偶,3位受訪者均曾從事飲食業,如萬女士和阿云分別做了7年和12年,但因為工資不多,現時生活足襟見肘,難以儲蓄,更遑論將來。即使有強積金,萬女士離職時卻因對沖以至強積金存款僅餘6萬,令她對將來的退休生活更徬徨。

除此之外,她們懷疑子女將來亦無力供養。除了是青年買樓的壓力外,有受訪者的子女畢業後更需償還學債,即使子女沒有背負學債也擔心畢業後找不到工作。「點知佢哋以後搵唔搵到食咩!」盧女士說。

這3位婦女一致認同她們在家照顧和教導小孩,是為社會培育人才。即使這些勞動發生在私密的家中而不為外人所知,但亦無損家務勞動本身的價值。她們認為自己對家庭和社會有貢獻,理應能領取全民退保,保障老年生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