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打工仔晚年紀實】「退休之後又做返promoter」 廿年散工生涯 主婦/工人退而無休

18/06/2016 - 5:18am
Share
她大半輩子都在做沒有合約承認的工作,作為媽媽、家務勞動者、超市推廣員。阿英(化名)數算道:「做左廿幾年超市promoter散工,十五六年公司長工,退休之後,又做返promoter,到依家差唔多做左三年囉。」十多萬退休金,就是公司、社會回饋給她青春的所有。
 
雙職媽媽:由理貨員做到推廣員 
 
加起來比記者年紀還要久的推廣員生涯,是這樣開始的。
 
婚後不久,阿英的母親生病了,需要請工人照顧,於是她開始外出工作賺錢。由於要照顧小孩,與很多做零散工的女性相似,阿英選擇了在小孩上學的上午時間,到超市當兼職理貨員。經理見她勤力又負責,便請了她當推廣員。
 
阿英直言廠家非常欣賞自己的表現,她對自己的工作能力相當自豪。「有啲會俾貨品嘅資料,有啲唔會俾。就算俾左,都好普遍,唔夠咖,要自己搵料黎睇咖。」那時互聯網遠未如現在的普及,阿英認為推廣員必須熟悉每一樣貨品的資料,留意報紙之餘,阿英也會問熟悉相關知識的人推介書籍,自己買來看。
 
一直以來阿英都熱衷學習。年輕時在工廠打工,收工後讀夜校學英文,後來再讀設計課程。阿英說話的時候總是昂著頭,粉橘色的蝙蝠袖上衣,配上白色的七分褲和平底鞋,不論神情舉止還是衣著打扮,六十多歲的她始終散發著一種講究而謹慎的美。
穿搭的講究或許就是得益於此,又或許是來自貫徹始終的自強。
 
投訴反失飯碗 被性騷擾只能自己解決  
 
商家主要聘請女性作推廣員,職場性騷擾問題受到關注。香港婦女勞工協會(下稱女工會)曾訪問400多名超市推廣員,發現8成工人曾受到顧客或超市職員的性騷擾。「有啲客日日嚟,鍾意搵靚女傾偈。」做了十多年,阿英見過不少職場性騷擾,亦已練就對應的方法,不過,要開啟這個話題並不容易,性騷擾原本就涉及複雜的權力因素,底層工人在這話題上更加無語。
 
推廣員雖然在超市工作,卻不屬超市員工,即使向超市經理投訴,經理只會以「睇唔到」拒絕協助處理。阿英指,事後經理更會向公司報告事件,要求調換人手。女工會調查結果也顯示,只有極少數(少於0.1%)的推廣員在遇到職場性騷擾時會向公司求助,而全部受訪的推廣員的公司,皆沒有提供任何指引或制定政策處理性騷擾。
 
因此,阿英傾向自己解決問題。「講鹹濕野、搵你笨就實有,有啲人(推廣員)接受到咪駁嘴,接受唔到咪行開。」如果客人難以應付,她會選擇「唔返、調場或者搵過第二份。」性騷擾責任原本就不在被騷擾者身上,但是由於工作的「靈活」性質,與及老闆的消極不處理,工人被逼承擔所有。
 
為公司盡心 老闆付少一半人工
 
十多年過去,零散工越來越成為主流,明明店舖長期有人手需要,老闆還是會以時薪計算聘來散工,於是便有了一個符合現實又充滿矛盾的稱呼──「長散」。「97之前一兩年,經濟衰退,好多男人無工開,地盤都無嘢做,要女人出去做嘢。」時勢加上受到公司「賞識」,阿英便開始由長散轉為長工。
 
聘請她的公司是代理商,售賣各類貨品,阿英的職務是「搵啲女仔返嚟,教佢點做推廣、點整展示、點樣介紹同埋提高自信」。阿英訓練非常嚴格,「有人嬲我,覺得其他人都唔使學咁多野,點解要佢地學。後來,啲公司都爭住請佢地,就知教嘅嘢好有用。」因此,推廣員都對阿英敬重有加。
 
阿英訓練出來的推廣員不單受歡迎,人工亦比她高。不過,令她最不忿的是公司十多年來的瞞騙。
 
「當時我人工得八千五一個月,同其他人傾,先知道自己俾公司呃咗,呢個職位喺市面人工起碼兩萬幾蚊。」阿英工作勤奮,在公司每日工作十個鐘,無償加班,甚至做埋份外之事,幫手收拾貨倉。做了十多年,退休離開前兩年,才知悉人工比市面低萬多元,走得時候只收到十七、八萬的退休金。
 
然而所謂退休,不過是把人推到另一個更無保障的市場。
 
退休金不足維生 再做推廣員
 
休息一年,闊別推廣員攤位十多年後,阿英重新上陣。
 
問到為何現在還要出來工作,阿英隱晦地說道:「有數你計啦,得嗰十幾萬退休金……」無情的老闆與遙遙無期的退休保障,會把一個自尊自重的女子推向怎樣的境地,大概不是最慘的那種,但肯定叫人不甘。
 
如是者,「退休」的阿英又做了三年的推廣員散工。上年搬貨時,阿英不幸扭壞了腳,現時行走也有點不便。「依家搵啲唔洗搬野嘅工囉,但有啲都係要搬咖啦。」
 
腳患無阻社會參與 加入關社組力爭退保
 
不過,身體的不便並未阻礙她追逐理想。23條立法爭議令阿英開始參與社區議題,還在公司工作時,阿英就已經加入教會的關社組。關社組於2000年成立,除了將議題引入教會,也在參與遊行,爭取家庭工資、退休保障。
 
腳傷以後,家人都希望阿英多留在家休息,但她仍放不下關社組的工作,現時她在關社組內擔任召集人。她十分重視團體,認為每個人的力量雖然微小,但聚合起來的支援很重要,「多一隻腳好過少一隻腳」。這句話由阿英講出,別有一番重量。
 
 

 

【打工仔晚年紀實】
在香港,「退休」是一件奢侈的事。對多少基層打工仔來說,「退休」只是老闆炒魷魚的藉口。在嚴重不足的社會保障之下,「退休」可能意味著要找一份待遇更差的工作。而歷史往往只記著大人物的說話,打工仔支撐起社會運作,他們的故事,數十年來的付出與見證,卻被壓縮成一串串經濟數字。
惟工新聞將作一系列老年工人的訪問,當中大部份工人退而未休,有的熱心參與社會運動爭取權益,有的走向食物鏈更低一層繼續勞碌。惟工透過口述歷史的形式,紀錄這些隱沒於社會邊緣的聲音。
 
 
系列訪問: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