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力量太強大,所以公司要分化」就是這抗爭身影 華航工會幹部隔日遭解聘打壓

16/06/2016 - 2:52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236

華航修護工會發言人劉惠宗參與531華航空服員大遊行隔日遭約談,一級主管決議解聘。

 

編按:中華航空要求空中服務員大幅延長工時,引發上月底1,500位員工上街抗議,震撼台灣。負責飛機維修的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亦有參與聲援,事隔一天工會幹部劉惠宗即遭公司閃電解僱。惟工新聞轉載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報導,揭示秋後算帳的內情。
 


文:黃怡菁(公庫記者)

「每個單位講每個單位的苦,我們這邊講修護工廠的問題。」5月31日中華航空空中服務員千人上街抗爭,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也到場聲援。工會幹部劉惠宗在場點出華航修護工廠員工,因公司成立另一新單位「台飛」而面臨失業危機。不料,隔天6月1日劉惠宗和工會新聞聯絡人朱梅雪遭一級主管約談,下午紀律評議委員會決議解聘,並將人事公文送進華航總公司審理。

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成員,因不滿原先隸屬的中華航空企業工會,關係與資方越來越密切,曾提出的勞動訴求遭受漠視,且無有效改善,於是成員們獨立組織工會。此後,機師、空服員、修護工人,共同聲援、合作無間。

「我們的力量太強大了,所以公司要分化。」劉惠宗分析,空服員發動抗爭後,資方對修護工會採取「高壓」手段,解聘幹部;對機師工會採取「懷柔」,答應保障年度休假116天,切斷三個工會的連結,以削弱抗爭力量,徒留空服員單獨作戰。

為何是找修護工會秋後算帳?劉惠宗說明,華航修護工廠員工2,400多名,但加入工會者僅500多人,比例上是三個工會當中最少的一個。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勢力較為單薄外,命運也相對坎坷波折,修護工會獨立組織後,去年10月被華航企業工會向勞動部提出訴願,指新工會成立要件不足,接著,資方也加入訴願。即便華航修護工廠企業工會被桃園市府認定合法,但今年5月進入兩個月的爭議期,桃園市和工會得提出合法成立的新事證後才得以繼續掛牌運作。

於是,這也使得資方有理由指控工會幹部,華航531抗爭前以「個人名義」發布工會聲明稿,破壞勞資關係,應被解雇。

主流媒體報導,解聘一案,華航已同意暫停,而被懲處的幹部目前尚維持正常上下班與休假,但難保寒蟬效應不會發生,況且工會提出的訴求,還待資方重視。例如,華航近來斥資13億元新台幣(約3億港元),成立簡稱「台飛」的台灣飛機維修公司,未來將採取新飛機新公司修、舊飛機由修護工廠修理方式並行營運,但修護工廠員工憂心,等所有飛機汰舊換新,未來該何去何從?劉惠宗在531抗爭現場就曾指出,台飛因新進人力不足,所以欲調動華信航空的修復人員加入,但只願意以1.1個基數買斷年資,和勞基法退休金規定的前15年,一年2個基數的規定相差甚遠。

劉惠宗在華航修護工廠任職長達28年,是他人生當中的第一份工作,「我一直把華航當作家。」但隨著年資越老,劉惠宗的感慨就越深,像是例行的飛機大保養,過去得花八天的工作天養護,但公司後來減掉一天工時,發現工人們七天也能達成目標,於是工時繼續壓縮再壓縮,要求四天就完成保養的狀況也有。「過去降低成本是顯學,但是到了現在來看,儼然會傷害到公司的正常營運和發展。」劉惠宗強調飛行安全是工作的「天條」,即便壓縮工作量,他們還是會顧及安全好好工作,但以前能要求自己做到百分百的品質,現在被壓榨的情況下,只能做到達標、及格的程度。

「我們修護工人,培養時間三到五年這麼長,領的薪水卻很低,華航對得起員工嗎?」回到531抗爭現場,劉惠宗爭的是飛行安全,爭的是勞動權益,兩者環環相扣。他說,謝謝這幾天來媒體與民間輿論聲援,否則依照流程,恐怕已被解雇。問他現在採訪,會不會擔心再次遭受衝擊?他說不擔心,他有責任繼續為工會傳達聲音。

 

(原刊於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Share

公庫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7年來,公庫已累積2,000餘則影音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