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運縱橫】省港大罷工與被壓逼民族

03/06/2016 - 1:14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562

標籤

編按:今年是省港大罷工90週年。在那個亞洲各國都飽受列強壓逼的年代,各國的運動者並不只顧及本國困境,而是看到彼此同受壓逼,遙相聲援。英國工人更撇開國族利益,拒絕為軍隊運輸武器到中國。香港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趁此機會撰文,向讀者講述這段在今日已經接近消失的歷史。
 

 
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囑開首說:「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省港大罷工是喚起中國民眾的一次反帝國主義運動,其間實踐了孫中山的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的理念。
 
中印反壓逼  孫中山甘地惺惺相惜
 
1925年6月23日的沙基血案後,英國擔心被壓逼的民族印度人加入中國的反帝國主義運動,影響英國對華政策的執行,採取行動驅逐廣州沙面的印度人。一些被逐的印度人得到廣州洋務職工介紹,到省港罷工委員會招待部要求保護,並願意號召在中國各地的印度人一致加入反帝運動。招待部答應保護他們,並給予「被壓逼民族聯合起來」小旗一面,着他們回去號召印度人參加反帝運動。
 
此外,廣州政府的第三師師長許濟致函廣州公安局長吳鐵城(1888-1953),請即設法保護和收容被驅逐的印度人。
 
早在1918年,印度孟買爆發了幾十萬紡織工人的大罷工,1921年印度爆發大規模的人民抗英運動,孫中山熱情讚揚印度人民的覺悟和獨立運動的發展,指「印度久受英國壓逼,近亦引起反動,其革命思想,與前不同。觀最近英文報所載,印度人之革命而被英國政府逮捕者,為數達600餘人,可見印度之革命精神,頗有進步,未必終為英國所屈也。」
 
孫中山強調中印兩國應聯合起來共同反抗殖民壓逼,「在亞洲則印度、支那為受屈者之中堅」。1924年2月,孫中山在一次演講中,介紹並肯定了印度聖雄甘地(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1869-1948)領導的不合作運動,對印度反英鬥爭和甘地堅定的革命意志充滿敬意。
 
省港大罷工時,甘地也很關注中國的反帝運動,曾想到中國一行。印度全印大會委員會通過決議案,對中國人民表示同情,並反對用印度兵遏制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運動 (注一)。印度「國大黨」曾發表宣言支持中國的五卅運動。
 
沙基慘案後  印韓越土德日工人代表齊聚反帝
 
國民黨的「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得到良好的反響。在廣州的被壓逼民族印度、韓國、越南等國公民, 1925年6月30日在廣州惠州會館召集在粵各國人民代表舉行大會,討論對付帝國主義辦法,成立革命委員會,以資號召,表示「中國是我們的革命根據地,誓必力為你們後盾 (注二)。」
 
同日,「北京各界對英日帝國主義雪恥大會」在天安門舉行「全世界被壓逼民族國民大會」,有500多個團體出席,天安門前搭了5個台,分別由國民黨的顧孟餘(1888-1972)、宋慶齡(1893-1981)、陳和銃、徐謙(1871-1940)、于右任(1879-1964)和中共的劉清揚(1894-1971)任中央、南、北、東、西等台的主席,到會群眾達5萬人。會上邀請了在北京的朝鮮、土耳其、印度、德國、日本等國被壓逼民族代表出席。發言者有朝鮮工會代表柳絮、德國工人後援會代表佛朗德瑞士(Freedrich Lrehrd)日本工會代表堀一郎、印度壓逼民族代表不拉打蒲(Rajama Hendra Pratap)等,被稱為東方的第一國際會議 (注三)。
 
堀一郎在大會上說:「諸君反對英日帝國主義者,同時我們日本勞動者也是反對本國及一切帝國主義。」(注四) 
 
在上海,印度共黨、朝鮮革命者所組織的500餘團體聯合會,越南革命黨、「土耳其青年國民黨」、 「蒙古國民黨」、伊朗和埃及的國民都派代表出席 (注五)。
 
省港罷工期間,反英氣氛彌漫廣東,港九鐵路仍有五位英國工程師留在廣東工作,廣州政府特別加以保護,發給他們臂章一枚以資識別 (注六)。在這場反帝運動中,行走香港的總統號和皇后號客船不在扺制之列 (注七),可見省港大罷工並不是一場盲目的反英運動。
 
英國內部異議聲音  工人拒運軍火
 
英國雖然是帝國主義者,國內卻有不少異議聲音。1925年7月15日,英國殖民地的勞工黨均表同情中國的反帝鬥爭。澳洲悉尼礦工全體罷工聲援中國的鬥爭 (注八)。英國工人階級積極行動,阻止船、艦、車輛運輸軍火到中國。五卅運動成為具有廣泛國際影響的反對帝國主義的鬥爭。
 
英國共產黨組織了「勿侵略中國委員會」,強烈要求英國政承認下列條件:
 
1. 賠償被英國兵擊斃或受傷中國人家屬之損失,取消司法調查滬案之辦法;
2. 取消外國人在華領使裁判權及不平等條約,應召集一特別國際會議,俄國亦須加入討論之;
3. 中國關稅問題,各國無須干涉;
4. 中國境內之英國海陸軍及戰艦須立即撤退,各國政府須擔保不破壞中國之主權。
 
英共亦同時積極阻止船艦車輛運輸軍火至中國。
 
當時部份英國工人正舉行罷工,經濟情况不好,政治活動受到限制,他們仍然匯款到上海總工會,匯出130金鎊,約等於國幣800元 (注九)。英國曼徹斯特8萬工人示威,要求撤退駐華軍隊,取消特殊利益 (注十)。
 
1926年5月,英國工黨議員邁朗從英國到廣州訪問 (注十一)。
 
省港大罷工得到被壓民族的聲援,帝國主義國內平對對待中國的工人階級也大力聲援中國工人。
 
注釋:
一. 李新等總主編:《中國新民主革命通史》第2卷,上海:上海人民,2001,第237頁。
二. 徐靜玉著:《廣州政府與英國的政治交涉研究(1918-1926)》,北京:社會科學文獻,2013,第164頁。
三. 同注一,第182、237頁。
四. 同注一,第234頁。
五. 同注一,第237頁。
六. 同注二,第166頁。
七. 廣東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歷史研究室編:《省港大罷工資料》,廣州:廣東人民,1980,第321頁。
八. 唐玉良等主編:《中國工運大事記(民主革命時期)》,瀋陽:,遼寧人民,1990,第217頁。
九. 同注一,第231頁。
十. 同注一,第232頁。
十一. 盧權等著:《蘇兆徵》,廣州:廣東人民,1993,第162頁。
Share

梁寶龍,筆名「龍少爺」,中五畢業,八十年代開始業餘研究中國工運史,現因病退休全身投入,以香港資料為主研究香港工運史和二十年代國際工運史。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歡迎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