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叻洽細路?美教師:特朗普熱潮造成學童心靈創傷

17/04/2016 - 9:53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278

編按:美國總統大選將於11月舉行,競逐共和黨候選人資格的特朗普以種族歧視言論出位,備受注目,部份同情特朗普熱潮的評論更將其支持者描述為弱勢白人勞工。但另一邊廂,更弱勢的少數族裔兒童卻受政治氛圍波及,每日活在恐懼與校園欺凌之中。惟工新聞翻譯Alternet報導,從前線教育工作者眼中檢視美國學生的心靈。
 


「我的學生被特朗普嚇壞了。」一名教師在有眾多非裔美國穆斯林學生就讀的初中執教,觀察到校內的恐慌:「他們覺得要是他當選,所有黑人都會被趕回非洲。」

另一位來自田納西州的教育工作者表示,有個拉丁裔幼稚園生被友儕說他會被遞解出境並擋在圍牆之外,「他每天都問:『圍牆建好了嗎?』」

有一位教師則發現有個小五學生向另一個穆斯林同學說他支持特朗普,「因為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後將會殺死所有穆斯林。」

三分之一教師:校園反移民情緒顯著增強

南方貧窮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針對美國學校裡的「特朗普效應」調查報告當中,從2,000名幼稚園到初中教師收集意見,展示了這些在兒童之間流傳的惡夢情節。

由種族主義煽動下展開的選舉工程影響了青少年的感受,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特朗普揚言要禁止非美籍穆斯林入境、殺死「伊斯蘭國」成員的家屬、「強逼」墨西哥興建邊境圍牆,以及將數以百萬計的移民遞解出境。他將墨西哥人喚作強姦犯,而且多次慫恿向抗議他的人施以暴力。

報告顯示教師認為「特朗普效應」對青少年的不良影響舖天蓋地,三分之二指學生表示「關注或恐懼總統大選之後在自己或家人身上會發生甚麼事」,尤其是份屬穆斯林、移民或移民子女的學生。

逾三分之一受訪教師注意到校內「反穆斯林或反移民情緒」顯著增強。考慮到美國學校裡接近三分之一青少年的父母在其他國家出生,報告指這個數字不可小覷。

報告負責人歌斯特路(Maureen Costello)警告,特朗普的選舉工程「在有色人種學童裡產生的恐懼和焦慮已達警戒水平,加劇課室裡的族群拉扯」。「很多學生擔心會遭遞解出境,其他學生則被選舉工程壯了膽,特別是那種分化的青年修辭。那些被候選人集中攻擊的種族、宗教或國籍,若學生屬於其中一分子,教師察覺到針對他們的校園欺凌、騷擾和侮辱都有所增加。」

擔心遞解出境 高中生帶出世紙上學

南方貧窮法律中心注明這項調查「科學上」並不完善,因為到其網站接受調查的教師並非從全美國隨機抽樣選出。不過該組織表示這項調查仍然為「選舉工程對美國教育的影響」提供了重要資訊。

在5,000項由教師提出的意見當中,超過1,000項提及特朗普,提及克魯茲、桑德斯和希拉莉的則少於200項。特朗普並非唯一一個訴諸種族主義修辭的候選人,克魯茲也說過他會「地氈式轟炸」中東人口稠密的城市,又說歡迎信奉基督教的敘利亞難民,但會把穆斯林拒於門外。

顯而易見的是,持續升級的煽動對學童有實際影響。報告指出比較年幼的學生尤其受害,一些學生甚至害怕國家會復辟奴隸制,又或者將他們送往集中營。可是年紀較大的學生也受波及,一位北卡羅萊納州教師表示拉丁裔高中生帶著他們的「出世紙和社會保障卡上學,因為擔心會被遞解出境」。一位來自華盛頓的教師說有個穆斯林青年被同儕反覆誹謗後萌生自殺念頭。

「總括而言,這些弱勢學生因為他人的仇恨而感到幻滅與抑鬱,仇恨來自候選人、新聞報導、同學,有時甚至是他們信任的成年人口中。」報告表明,「他們不被鼓勵去尋找旁人真正在想的是甚麼,教師得奮力讓他們感到安全。」

狂熱壯膽 排外學生贊成殺害一切異己

一些學生的反應則為恐懼氛圍火上加油。一位密芝根州高中教師指那些學生「被狂熱的言論壯了膽,包括針對少數族裔、移民和窮人等等。」

教師亦發現公開炫耀種族歧視的例子增加,包括使用納粹或歧視黑人的字眼。

「大量學生認為我們應該殺掉一切我們不贊成的人。」一位來自威斯特摩蘭(Westmoreland)的高中教師說:「他們也認為所有穆斯林都是一樣的,都是對我們國家和生活方式的威脅。他們相信所有穆斯林都想殺死我們。」

與此同時,管理層希望避免直接觸及政治氛圍,往往向設法支援學生的教育工作者施壓。

一位教師來自維珍尼亞州貧民區,校內三分之二學生屬拉丁裔:「我的小二學生擔驚受怕,他們擔心會被遣返去他們原來國家,擔心失去教育。作為他們的老師,我每天擁抱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仍然安全,仍然有人愛護。」

 

資料來源:
AlterNet: The 'Trump Effect' in Schools: How Trump's Hate Speech Is Traumatizing America's Children

 

(題目及分題為編輯所擬)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