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放蛇查牌 奉旨睇性工作者全相?

19/03/2016 - 1:12pm
Share

標籤

編按:警察一跑數,性工作者辛酸不足為外人道。放蛇對付性工作者的警察,權力有無限制?看盡對方全相也是職責所在?惟工新聞轉載一樓一互助組織「姐姐仔會」的性工作者自述,揭示她們遭放蛇的經歷。
 


星期二(3月15日),有個姐妹在聊天群組分享了她在警察查牌時的不愉快經驗。決定跟大家分享一下警方在執法時,可以要多荒謬有多荒謬,以下為姐妹發的訊息:

「晚上12點左右,一個男人按鐘進了我房。我已熄了兩盞較光的燈,又脫了胸圍,拉著他說一起沖涼吧,他才慢吞吞拿出證件說是警察,要看我身份證。當時我很震驚,因為我以為真警察查牌是不會一個人進房蝦女仔,一定是冒警,於是就打了999確認。在我報警後,他Call了幾個人入房,和我報警召來的警察對話,原來那男人真是披了軍裝的衰人,他還惡人告狀說我脫衣服太快。後來領頭女警說是放蛇,要我算了。想想還是心痛,警察也欺負女仔。」

姐妹分享這則訊息後,聊天群組亦有姐妹回覆有類近的不愉快經驗。有些姐妹表示自己好彩,脫衣動作比較慢,未及脫衣,警察已表明查牌。

但對於前線警員的執法質素,我們又是否只以幸運或不幸來作準?這說出來雖然有點荒謬,但卻是姐姐仔真實的經驗。我們曾向警方查詢關於警察在查姐姐仔牌時的程序指引,警方的回應是就著個別工作任務的需要及人手分配,不同情況會有不同的處理手法。在處理案件時存有變數是可以理解,但這也暗示警方在執法時所行使的權力是未知的,在「有需要時」,警權甚至可以無限大。不熟悉警方程序及法例的姐姐仔,很多時會受到警方的嚇唬,被一句「警察識做嘢,唔使你教」KO了,而膨脹的警權亦將暴力及不公合理化。

「睇下全相啫,使唔使講到咁大件事呀?」

姐妹們既是行業內的從業員,也是一個普通人;既沒有犯法,也沒有破壞社會秩序。對於會否獲得尊重及公平對待,難道只視乎僥倖與不幸、對程序是否了解、從事甚麼職業等因素而定?如果仍是以「食得鹹魚抵得渴」、「睇下你全相啫」等只因從事性行業、所有不公都理所當然的論調作評斷,其實只是強化歧視的存在。加上每個人的身體自主權並不會因為其職業而被剝奪,姐姐仔並非必然要將自己的身體展示給任何人。所有非個人意願而遭受到的滋擾,是一種性騷擾和性暴力。在是次事件中,對姐姐仔施加性暴力的正是警察。沒有人是「預咗被性侵」,將之視為必然和合理,就與女人穿著得暴露就預咗被非禮一樣荒唐。

被佔便宜的姐妹事後亦表示「警察查牌我們都很配合支持,但有些卻進房蝦女仔、佔便宜、知法犯法。好彩有身份證,不然被吃霸王餐,真係衰警察!」由此可見,姐妹其實都信任或是對香港警察的專業有所期待。然而,良莠不齊的警察卻利用這份信任去佔便宜及行使暴力,為姐妹們帶來深重傷害。

該名姐妹同意將自己的經驗與公眾分享,並非要發起網絡公審或弱化自己,而是想讓大家了解多一點姐姐仔真實的日常,荒誕與無稽每天也在社會不同的角落上演。

 

原文刊於姐姐仔會Facebook專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