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勞動價值被忽視 基層婦女:「我覺得我忙過梁振英」

08/03/2016 - 10:50pm
Share

【惟工新聞】「希望個仔快啲大,我就可以解放。」曾經營兩間店舖,因為照顧兒子而放棄個人發展,被困於家庭的馮女士,如此吶喊。

今日是三八婦女節,有人改稱為女生節、女神節。無論如何,平等並非口號,自立需要物質基礎,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2015年10至12月期間,女性勞動參與率是54.8%,而男性則為68.8%。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今日發表調查結果,300位受訪基層婦女中逾7成人沒有儲蓄,大部份受訪者每月儲蓄少於1,000元。

婦女缺乏支援 無法發展自我

在記者會上,馮女士甫發言便忍不住哽咽,她形容,婚後生活是前所未有的大改變。馮女士原於深圳經營兩間服裝店,與在港的丈夫拍拖7年,在老爺(丈夫父親)的逼令下,3年前放棄事業,來港與丈夫成婚。

馮女士一家6口中,只有丈夫在職。丈夫從事服務行業,收入不高。要是馮女士外出打工,家庭經濟將大大改善。然而老爺奶奶認為「女人的責任」就是照顧小孩,亦不相信她有能力賺錢,他們都不願幫她照顧兒子好讓她出外工作。

「我想做sales,我賣過衫、搞過展覽,知道女性喺職場上扮演咩角色。」一個曾經自立自主的女性,就此屈居在家,獨力承擔所有家務,患上抑鬱症,喪失自信,亦失去朋友。「同學聚會我都唔敢去,人哋個個講經濟講發展,我依家變成咁,都唔敢見佢哋。」

馮女士希望政府提供足夠的托兒服務,讓她得以重回職場,同時也希望政府宣傳平等的訊息,讓家人知道,照顧子女不必然由母親擔當。

街工的調查結果亦顯示,300名訪問對象中,逾7成的人沒有工作,而大部份無法從事全職工作的原因是照顧家庭。事實上,很多婦女渴望工作,但由於欠缺托兒服務及家庭友善政策,婦女期望只能落空。

家務勞動價值遭忽視 日做廿個鐘被指享福

在300名受訪者中,所有人都要做家務,當中9成人要獨立承擔家務。由於女性一直被當作理所當然的家務勞動者,而且家務勞動的價值從來不被重視,女性的付出往往無法得到合理回報。
 
「不在其位,不知苦。」這是馮女士面對家人冷言冷語的總結。馮女士包攬所有家務,除了基本的清潔煮食,還要照顧行動不便的老爺。她每天6時起床,12時才可上床。睡覺期間,還要定時起床,為未滿一歲的兒子餵奶。

辛勞的同時失去自由,卻不獲家人認同。老爺總對她說:「男人出外打滾,你喺屋企享福。」付出如此之多,卻被認為毫無價值,馮女士精神壓力極大,產後不久便患上抑鬱症。

同場分享的柯女士,丈夫急病過身,身兼父職的她形容,「我覺得我忙過梁振英。」

街工的調查顯示,近4分1受訪婦女,每天花8小時或以上做家務,超過一半是要照顧未入學或正就讀幼稚園的子女。
 
投入市場仍受剝削 倡保障零散工設全民退保

婦女希望掙脫家庭的枷鎖,到外面工作,但在現時的勞動市場裡,婦女可獲取的或許只是不堪一擊的自由。調查顯示在有薪的受訪者當中,72%從事兼職工作、散工或自僱工作。在外面打工的人,逾半收入低於5,000元,一半人沒有就強積金供款,逾半的受訪者擔心年老時會處於貧窮。

街工認為政府必須落實家庭友善措施,如彈性上班時間、標準工時和家事假期;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盡快檢討「連續性合約」定義和修訂僱傭條例,將零散工納入法例保障範圍;設立兒童照顧者津貼;落實社區褓姆正規化,以票券形式於最低工資的水平聘請社區褓母,並提供培訓,才可改善婦女處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