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勞悲歌 廠工變家傭、求助反被禁錮

02/03/2016 - 5:18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493

標籤

編按:越洋打工,中介往往是移民工惟一的依靠,然而缺乏監管之下,中介卻不多站在工人的一邊,在這一點上,台灣的情況與香港相似。台灣一個名為「挺移工」的群組,專為移工籌集物資的群組,經常遇上受苛待的移工,並作訪談紀錄。惟工新聞是次轉載一篇訪談,由逃出的移工細說她的經歷。
 

小玉家在東爪哇Kediri,爸爸是村長的手下(perangkat desa),他爸的工作是在印尼地方上的基層小公務員,所以家裡也只是勉強能支應而已。平常家裡也會做些蝦餅粉來賣。

結婚後,跟老公一起開了一家小雜貨店,生了兩個小孩。但是第二胎懷孕五個月的時候,她老公愛上別的女人,從此就不拿錢回家養家了。離婚後,老公把房子拿走,小孩托給娘家帶,正好聽說可以報名去台灣工作的消息,決心到台灣去拼一次,賺點錢養小孩。

到台灣以後,仲介原本帶她到一家彰化的鐵工廠,但跟本來的約定不一樣,鐵工廠的老闆沒有讓她在工廠工作,大部分的時候都在做老闆家的家事,也要去打掃工廠、清運垃圾。

在老闆的家裡,朝夕跟老闆娘相處,很痛苦。老闆娘不用工作,但是脾氣不好,動輒打罵,會用手拉扯她。

老闆娘規定,家裡的兩棟房子(三層樓),都只能用抹布擦地板,不能用拖把,而且老闆有一點小氣,所以都要用同一塊抹布擦。洗衣服也不能用洗衣機,要用手洗,還要燙衣服。

老闆家有養一隻小小的,毛咖啡色捲捲的狗,要餵狗,清狗大便,清洗狗睡覺的地方。對於穆斯林的她來說,十分為難,但也只能盡量不要沾到自己身體。

一開始,老闆娘早餐會給她吃饅頭,後來過了一個月,就沒有饅頭吃了,她打給仲介,請仲介幫她買泡麵,錢是自己出的。

老闆家住了十個人,包含媳婦和孫子,晚上煮完飯以後,要等這大家族的每個人都吃飽飯後,才能去吃剩下的。常常晚上覺得餓,就泡泡麵吃。

一開始仲介有說,你發生甚麼事情就打給翻譯。但發生這些事情打給翻譯,也沒有解決。有一次,勞工局來訪查,老闆娘把她藏起來,很後來她才知道勞工局有來過。

繁重的打掃,讓她全身因為粉塵過敏紅腫發癢,雙手也出現嚴重的潰爛和脫皮,一開始有給她一雙手套,但是手套都已經用到破洞了,跟老闆反映,也不願意換一雙新的手套。這樣下來,每個月薪水實際會拿到一萬一千元(約2,580港幣)。

五個月的日子很難熬,被老闆娘打罵以外,工作也很辛苦,從來也沒有放假一天過。連想要去外面買東西或是寄錢回印尼,也不行,老闆家完全禁止她外出。她很思念印尼的一切,想念家鄉的孩子,也想念印尼的菜,尤其是雜菜燴(Pecel),靠著思念度過漫長痛苦時光。

最後手掌受傷的情況太嚴重,其他地方也很痛,體力上無法承受,多次跟仲介反應,而且她也不明白自己原本來台是廠工,怎麼會變成打掃家裡。有一天,仲介終於把她從老闆家帶走。

但是仲介把她帶走之後,又把她反鎖在一個小套房裡,長達一個月,日夜都不得外出,每天會被收兩百元住宿費,吃飯錢也要她自己付。

每天到了晚上九點,仲介會來打開一次門,問她要不要吃飯?但吃飯錢也要她自己付,如果身上沒有錢的話,仲介也不會幫她買。所以她也不敢買太多,吃得少睡得也不安心,晚上常常會驚醒,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突然把門打開。

在現金快花完的時候,害怕自己再也沒錢買飯,用身上偷藏的手機上網跟庇護中心求助。仲介禁止她使用手機,每天都會搜身,幸好她藏了一隻在廁所。後來庇護中心的林小姐把她接了出來,終於可以重見天日。當她見到林小姐的時候,很感動,她說你是我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

經過這一切波折,問她現在的心情如何?她沒有怪老闆,也沒有覺得台灣人不好,只是覺得自己運氣有點不好,嫁到不好的老公,遇到不好的老闆,也遇到不好的仲介。但是,她很樂觀,她說再讓她選擇一次,她還是願意來台灣,因為,她很想證明給她老公看,她還可以再買一個新的房子,給她的兩個小孩,「沒有你我也可以」。

在台灣還剩下兩年多的聘期,下一份工作,她希望工作順利,不要再被像動物一樣關起來,可以存到一點錢,因為她女兒在印尼功課很好,很聰明,她希望可以供她女兒上到大學,以後可以找到好工作,不要再像她這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