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誰?

31/01/2014 - 10:23pm
Share

我們是誰?

沒有打工仔女,沒有生活世界。看似再卑微的工作仍然必要,沒有人洗碗,沒有人清潔,沒有遠方工人製衣造鞋之後,世界還會如何運轉,我們難以想像。

這些必不可少的支柱,應該擁有屬於自己的聲音。受氣時可以出氣,要享樂時可以找到歡樂,衣食往行有疑難時可以解難。這是應得的尊嚴。

於是就有了惟工新聞。

惟工新聞是一群打工仔女工餘時義務經營的獨立媒體,不牟利,不收受政府或企業資助,以綜合資訊網站形式提供新聞、評論及各種生活資訊。

我們縱或微小,但決不自卑,因為我們有強大後盾。只要你無法靠投機取巧安穩度日,只要你手停口停,你就是我們的一份子。

***
 
對於連幾百萬買一間納米樓也非常有難度的尋常打工仔,上述價位無疑十分遙遠。但窮人也有窮人的做法。沒錢交租開辦公室?我們對哪些公開場地有wi-fi可供開會已有心得。沒錢做老闆出糧給編採人員?出不了錢就出力,自己落手落腳義務採訪寫稿校對製圖。
 
所以我們不怕金主翻臉撤資。
 
所以我們不怕高層搞裁員搞外判。
 
所以我們不怕得罪廣告客戶斷了廣告收入。
 
所以我們不怕讓同樣沒錢的一群成為我們的對象讀者,即使他們大多掏不了腰包課金訂閱。
 
無錢無資源當然難成大事,這一點必須承認。在這個風雨飄搖的年頭,惟工新聞做不了參天大樹,卻仍是一棵柔韌難折的小草。
 
可以的話,我們也希望因此更接近草根。
 
***
 
有人質疑,小媒體覆蓋率有限,能起什麼作用呢?其實只要隨便翻開一份報紙,就可以找到答案。主流媒體有多少篇幅會以工人為主角?即使有提及工人,媒體是在為工人發聲還是滅聲、充權還是去權?
 
工人權益並非主流的視角,在商業社會,更可以隨時被犧牲。碼頭罷工即將兩周年,幾份免費紙竟然為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出鱔稿,找來管理層實習生示範機手是如何簡單的工作。完全無視HIT當年被罵得狗血淋頭,其中一點正是設備殘缺、超長工時,造成大量勞損甚至永久傷殘。有的媒體更會配合老闆主動出擊抹黑打工仔,TVB偷拍救生員誣蔑其擅離職守即是一例。
 
不過,更常見是以「持平」的寫作手法令工人滅聲。我們見過不少表面舖陳打工仔慘況,最終以老闆回應作結的報導,實際效果是避談政府制度問題、讓老闆有位走數。遇到這些案件,我們也會嘗試聯絡當事人了解詳情,令打工仔得以道出真相。
 
堅持經營惟工,就是要建立一個屬於打工仔的發聲渠道。
 
***
 
網路技術不斷推陳出新,一日千里。我希望能夠學習這些技術,能夠為大家帶來更有趣的表達方式。惟工非常缺人、技術。除了一個「半職」的同工外,我們其他人都是在無償工作。還望大家慷慨解囊,支持我們這群有心為工人發聲的媒體,讓我們能夠繼續走下去。
 

 

電郵:
info@wknews.org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