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我買了一台二手空調,用了一次後再也不敢開了!

11/08/2017 - 6:29pm
Share

標籤

編按:劏房呎價比一般房屋費,窮人卻不得不租;電費是海鮮價,四面圍墻之下夏天不得不開冷氣。深圳河以北的城中村租屋工人,面對同樣的困境。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尖椒部落文章
 

 

文:熱帶椒
    
「夏日炎炎,本店特推出清涼冷飲,只要進店消費就可免費贈送。」隨著三伏天的到來,樓下的商家都找到商機招攬生意。
 
我則無處可躲,走在室外,就感覺自己快變成烤肉,上面撒點孜然就可以入口吃了;回到悶熱的出租屋,又感覺自己變成了蒸籠裡的饅頭,再加點兒鹹菜也可以當一頓飯吃了;更恐怖的是晚上睡覺被熱的渾身冒汗,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忍無可忍,我一咬牙一跺腳,斥巨資800塊,買了一台二手空調,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很快月底交房租的日子到了,我一看水電費,居然比平時增加了200多塊!
 
頓時,我的心在滴血。
 
想當初租住在城中村就是因為房租便宜,單間一個月600塊錢,平時水電費都是幾十塊錢,所以我也沒有在意水電費的價格。而這個月的房租加水電費直逼1000塊。於是我趕緊把房租收據的單子拿出來看了一下,上面寫著水費是7元一噸,電費是1.4元一度。
 
於是,我便在網上查了一下深圳市的水電費標準,查出的結果讓我震驚。
 
 
上圖為深圳水務集團公佈的深圳市自來水價格標準
 
從表格里可以看到,水費加上污水處理費,一噸水(即一立方水)的價格為3元左右,所以我現在付的水價是深圳市水價標準的兩倍多!
 
於是我又查了深圳市的電費標準:
 
 
上圖為深圳市公佈出來的電費標準
 
因為城中村收電費時只看一棟樓的總表,那麼城中村的租戶應屬於合表居民用戶,電費標準為0.717元一度。
 
所以我付的電費也是深圳市公佈的標準的兩倍!
 
 
於是我又查詢了深圳市城中村水電費的收費標準,發現城中村房東收的電費價格不等,但基本都在每度1.2元-1.5元之間;水費每立方米也是6元-8元不等。
 
我還問了一些工友平時交的水電費,一個工友給我發來了她的繳費單:
 
水電費繳費單,感謝圖片提供者
 
所以,城中村的高價格水電費標準是一個普遍現象!
 
想想一間租金為430元的房間,一個月交的水電費120多塊,超過房租的四分之一,另外還要交管理費和衛生費。這還是在沒有開空調的情況下。
 
這裡歪個樓說一下城中村的房租,或許你會說,430元房租很便宜啊,但是這個房子是面積不到十平米,沒有對外的窗戶不通風,沒有家具只有四面牆,即使外面陽光燦爛進門還是要開燈,廁所總是會堵,蟑螂目中無人四處逃竄,天花板還會掉粉……
 
 
即便是這樣的房子,房東也不怕租不出去。你或許也看到了單據左上角寫的「下月提20元」,意思就是下個月房租加20元,雖然看起來都不多,但是,加房租都是房東想加就加,租戶是沒有商量的餘地的,至於簽協議,根本沒用,因為房東會說:」想住就住,不想住就搬走! 「
 
我們再聊回正題。小椒在讀者群里和大家聊起水電費時,讀者群裡的朋友們也是叫苦不迭說:「這些日子天熱,開了空調,月底的電費比之前多了將近200塊!」還有工友說每個月的水電費將近400元。
 
 
看到開空調後一個月要交這麼多水電費,還沒買空調的小伙伴們都表示驚呆了!看來以後只能靠意念來降溫了!
 
不僅如此,城中村里還要搞最低消費,即不管你有沒有用到,單間最低消費3噸水,一室一廳最低消費4噸水。
 
 
我們在外打工,選擇忍耐日夜不停的雜音和狹小的空間住在城中村里,主要就是考慮到房租低,想多攢點錢寄給老家的孩子和父母,卻沒想到要交比正常標準高兩倍三倍的水電費以及任意增長的房租。
 
 
 
打起精神再算一筆賬:我在工廠加班加點上班,一個月工資也就3000塊錢,水電費不開空調要120多,開了空調要300多,相當於我付水電費的錢就已經超過工資的10%!
 
在西方社會,一個家庭能源開支如果超出總收入 10 %,就可以被界定為「能源貧困」戶。雖然我深知自己本就是經濟貧困戶,這下好了,我又成為「能源貧困」戶了,還真是意外呢!
 
在香港,能源貧困戶通常都住在板間房或寮屋。在深圳,我們這些外來打工者,住在不見天日的城中村出租屋,大概就是深圳的「能源貧困戶」吧!
 
然而,「能源貧困」並不僅僅意味著經濟上的開支超出預算,更意味著生存受到限制。城中村的出租屋不通風,悶熱,容易導致中暑。晚上睡不好覺會導致精神不佳,影響工作。
 
所以,看起來似乎是我們打工者為了省錢不願意開空調,其實是因為我們的收入根本不允許我們為生活能源支出比正常標準高出兩倍甚至三倍的水電費。因為除了水電費,我們每個月的房租,吃喝用度,加總下來,每個月就差不多月光了,哪裡還有錢寄回老家呢?
 
就在前兩天,房東來收房租,說下個月開始要漲租了,我一聽,前幾個月才漲的房租,這麼快怎麼又要漲了,就和房東大哥說:「你看呀,我們辛辛苦苦在外面賺這麼點錢,一個月的房租就佔工資的三分之一了,你們能不能少收點兒呀!」
 
沒想到房東大哥竟一臉委屈地說:「我現在是我們全村最窮的了,你看我現在一個單間的房租是600元一個月,我那幾個叔叔都罵我沒用,說他們早都已經漲到700元一個月了!」
 
我聽完,竟無言以對。
 
 
 
注:寮屋在香港是指非法佔地而建的臨時居所,其建築通常相當簡陋,大多以鐵皮及木板等搭建而成,所以又俗稱鐵皮屋、木屋。
本文水電費數據來源:《深圳市水費貴不貴,2017深圳市水費價格收費標準》;《深圳城中村租戶水電費動輒翻倍何時能「一戶一表」》;《深圳電費多少錢一度?附深圳最新電價價目表》
 
 
 
Share

尖椒部落是專為打工女性提供生活及權益資訊的平台。立足基層,倡導性別平等,放大女工的聲音。認識中國女工,從這裏開始。
網站:www.jianjiaobuluo.com
微信訂閱號:jianjiaobuluo
微博:@尖椒部落
QQ空間:2742702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