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麥德正:2007年紮鐵工潮日誌(8月6至8日)

08/08/2017 - 8:00pm
Share

編按:過去30年來,全香港最大規模最曠日持久的罷工是甚麼?大概是2013年的葵涌貨櫃碼頭罷工。但要是先前沒有規模僅次於它的2007年紮鐵工潮作為標竿,無論是罷工的模式還是外界支援的效率恐怕都大不相同。當年貌似以日薪多加10元的「慘勝」告終,長遠卻奠下了紮鐵行內十年加薪至雙倍以上的組織基礎與集體談判機制。

今日(8月8日)是值得紀念的紮鐵工潮十週年。十年前的今日,200位紮鐵工人包圍土瓜灣的「半山壹號」地盤,展開第一天罷工。時任街坊工友服務處勞工幹事的麥德正(其後轉往職工盟工作,現為工黨東區區議員)當年親身跟進工潮,逐日寫下逾六萬字手稿,如今交由惟工新聞連載。從工會人士的視角觀察,到底罷工因何蘊釀?九七後十年來工人承受了甚麼?工聯會的協商操作又如何辜負了工人的期待?種種內情,且看內文分解。
 


文:麥德正

筆者和本文的幾名主要資料提供者是工會幹事,作為紮鐵工潮的組織者,深感有必要將工潮期間「台前、幕後」的實況加以整理和披露,以日誌形式表達,讓勞工大眾和工運/社運人士更立體和全面地了解這罕見的工潮。

執筆期間,筆者和本文的幾名主要資料提供者,均盡力再現紮鐵工人在工潮期間的思想和情緒。

紮鐵工潮是一個自發,而且自覺的群眾運動,工人群眾從鬥爭中由混沌的狀態發展至有強烈的主體意識,並非任人擺布的吳下阿蒙。因此,工潮的起跌成敗不能歸因於少部份人士,唯有認識紮鐵工人群眾的面貌和思想,才能真正的了打解紮鐵工潮。

本文所紀錄的鉅細實況,包括一些媒體所不知的事實、工人意識的轉變、工潮領導層的決策、鬥爭手段和談判策略的制定過程等,一直未為人知。相信本文對於了解這工潮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醞釀7月-8月7日

紮鐵工人尚未展開鬥爭,但他們的不滿已到達到爆發的臨界點,「蛇頭」和「紮鐵工會」的意見牽引著工人。

 

8月6日(星期一):

天水圍某建築地盤

「香港職工會聯盟」(以下簡稱「職工盟」)屬下的「建築地盤職工總會」(以下簡稱「地盤工會」) 的幾名工會理事和幹事在地盤外,向進出地盤的工人派發傳單和小冊子,又跟他們攀談,這是「地盤工會」的勞工法例推廣活動,是工會的常規工作之一,本來就沒有什麼特別。

沒想到,有地盤工人向他們表示,有紮鐵工人正就著工資和工時的問題醞釀罷工,工會理事和幹事連忙追問詳情。

「地盤工會」對於工潮是著緊的,因為透過直接介入工潮,工會可以團結到更多工人,爭取更多工人權益。

根據「地盤工會」的多年經驗,一般的建築行業工潮肇因是欠薪,而且鮮少涉及紮鐵工人。如果紮鐵工人真的為了工資和工時的問題而罷工,的確是特殊的事。

但那位工人表示至今仍未有確實消息,工會理事和幹事將信將疑,工人生氣的時候,衝口而出說罷工一點也不稀奇。

8月7日(星期二):

油麻地 香港建造業扎鐵職工會

「罷工啦!忍咗咁多年,乜都忍夠啦!」有紮鐵工人在怒吼。

「好!罷工!」這是「香港建造業紮鐵職工會」(以下簡稱「紮鐵工會」,工聯會屬會)召開的會員大會,有百多名工人出席,他們都不滿資方拒絕工會提出的加薪方案,當中有工人建議罷工,一呼百應。

業內最大的「天和工程公司」屬下的一名管理層人員亦出席了會議,也力主罷工,令人摸不著頭腦。不管他來當「間諜」還是有什麼目的,工人對他的意見也是歡迎的。

「紮鐵工會」秘書馮堅楚表示,罷工是工人自發的,再也沒有多談,似乎是不想跟罷工沾上任何關係。

每年8月,就是紮鐵行業勞資談判的時候,談判的勞資雙方是「香港建造業紮鐵職工會」(以下簡稱「紮鐵工會」),及「香港建築紮鐵商會」(以下簡稱「紮鐵商會」)。

在7月31日,「紮鐵工會」已經向商會提出了工人普遍的訴求,就是8小時工作及日薪950元。有傳言謂,「紮鐵商會」接受了工人的要求,可是在8月5日左右明確表示反對,並提出「散工」日薪850元,「長散工」日薪上調5-7%,十小時工作的方案。紮鐵工人知道這消息,都十分憤怒。

日前已經有「散工」堅持有950元日薪才開工,並勸其他「散工」響應,聽說業內的「蛇頭」們更在策劃罷工,有些工人已蓄勢待發,隨時響應。

建築行業有很多工種,當中除了紮鐵業,就只有燈喉業有這種勞資談判,一旦勞資雙方的談判代表達成協議,則雙方向行業內所有從業員及僱主發出通告,成為全行業必須遵守的準則。

1998年以前,「紮鐵工會」每年8月制定工資調整方案,向業內大承建商及大判,如「保華」、「金門」等提出,獲接受就成為行業統一工資。但1998年由各大紮鐵工程公司帶頭成立「紮鐵商會」之後,即取代了工會的位置,向各大承建商及大判提出工資方案,「紮鐵工會」為保持其勞方代表角色,轉而以「紮鐵商會」作為談判對手。

紮鐵業有一個特色,就是對於工資的談判只談「散工」的工資,以之作為各紮鐵工程公司「長散工」工資跟隨的指標。因為在以往建築業興旺時,大多數紮鐵工人都是「散工」,他們不受聘於紮鐵工程公司,而是聯絡各「蛇頭」和「判頭」,尋找符合理想的工作,工程完結,則再找下一份工作。

談到工作待遇的問題,紮鐵工人都會從1997年談起,當時日薪是1,200元,8小時工作。那是金融風暴的前夕,地產和金融帶動著泡沫經濟,建築項目多,開工率高,工資也可以接受。

紮鐵工人之中的「長散工」每月開工大約15至24天,日薪由500元至670元不等。「散工」開工日子更少,甚至無工開,日薪約700至800元。

尼泊爾藉的紮鐵工人是最受剝削的,由於文化和語言的隔閡,加上受到業內普遍歧視,他們只能做「長散工」,不能透過「蛇頭」做「散工」。他們的日薪約600元至450元,比中國藉的工人要低。

金融風暴之後,隨著工程項目減少,所有建築工人均受影響,不少開工不足,而紮鐵行業這十年來更是工資不斷下降,工時不斷增加。2007年,紮鐵工人的工資比起十年前,只有大約一半而已!香港紮鐵行業被寡頭壟斷,各大公司擁有多數工程項目。很多紮鐵工人為求有更多開工日子,令收入穩定,便受聘於各大紮鐵工程公司,成為「長散工」,雖然工資較低,及要忍受某些大公司的刻薄管理制度,但總比失業好。現時「長散工」佔全部紮鐵工人八成之多,正緣於此。

其時一兩年前香港經濟有所增長,然而,紮鐵工人此前十年以來生活越來越艱,到2007年仍沒有一點改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其他打工仔女加薪。而且2007年物價颷升,令薪水又縮小了一截,紮鐵工人多年來累積下的憤怨已到了爆發的時候,只欠一條導火線而已。

 

爆發和躁動(8月8日-8月12日):

工潮在沒有充份組織的情況下突然爆發,紮鐵工人沒有經驗和心理準備,冀求以群眾行動對資方和政府構成壓力,或令到權威人士注意和加以協助,在很短的時間內達到目標。而工人積蓄多年的憤怨一下子爆發,令群眾行動帶有強烈的情緒宣洩成份。

 

8月8日(星期三):罷工第一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

紮鐵工人的罷工抗爭開始了。

約二百名紮鐵工人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從各處到來,包圍了土瓜灣天光道「半山壹號」的建築地盤(以下簡稱「天光道地盤」)。

這建築地盤沒有任何代表出來跟工人對話。包圍著地盤的工人只得在叫罵,或是坐立不安,十分焦躁。

罷工的第一炮怎麼樣在這裡打響的呢?有紮鐵工人說,事情是這樣的──

「半山壹號」豪宅的發展商是長江實業,而紮鐵工程由業內最大,最有實力的「天和工程公司」承包。當天,「天和工程公司」要求屬下的紮鐵工人增加工時,由原來的8小時(一說8小時30分)增加至8小時45分。

「天和工程公司」此舉,燃點了工人積蓄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有工人隨即在建築地盤內停工,更揮動鐵枝以示憤怒。消息傳出,「蛇頭」見機起事,號召各處的工人掩至天光道地盤,加入罷工。

據說「半山壹號」是「天和工程公司」在香港所經營的最大紮鐵工程,紮鐵工人在業內最大公司的最大工程地盤外罷工,極具象徵性。

油麻地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地盤工會」剛收到某建築地盤的文職員工來電,表示一群參加罷工的紮鐵工人將於翌日早上到旺角紫荊酒樓集合,然後到「半山壹號」地盤進行抗議。

「地盤工會」不敢怠慢,立即召集工作人員,工會的副理事長石林生,「職工盟」工會幹事吳冠君、潘文瀚明天一早出動,準備介入工潮。

香港的大大小小工潮,大多數都有兩大工會陣營「工聯會」及「職工盟」「屬下的工會介入,從中累積工作成果,爭取群眾。

至今「工聯會」屬下有二百多個工會,共有30多萬會員,「職工盟」屬下有八十多個工會,共有18萬會員。(注)

兩個工會集團有著不同的背境和理念,「工聯會」於1948年成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極密切的關係,與香港親北京政治力量進行政治活動。「職工盟」於1991成立,推動沒有政權背景的工人運動,並主將香港的政制民主化,令工人可以掌握政治力量,透過立法和政策制定,落實勞工權益,故一直以來與香港民主派政治力量合作。

除了背境和理念不同之外,「工聯會」及「職工盟」在處理勞資糾紛的手法上也有分別,前者著重緩和事態,及擔當勞方的代辦,與資方協商,後者著重發動工人的積極性,強化勞方力量,進行爭取行動,以獲取最多的權益。

在「工聯會」和「職工盟」的架構中,工會「理事」就是工會會員之間給選舉出來,當上工會領導層的工人,例如「地盤工會」的副理事長石林生,就是鋁窗工人。而「工聯會」和「職工盟」都派出「幹事」到各工會,協助工會推動會務,例如吳冠君,就是「職工盟」派駐「地盤工會」的工會幹事。

「工聯會」及「職工盟」有時在工潮中碰頭,雙方的「理事」和「幹事」就是陣前主將,各顯神通,看誰能爭取到工人的認同了。這情況在翌日很可能發生。

注釋:
到2017年,職工盟現有九十多個工會,共有近20萬會員。

(未完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