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日做15小時 10年沒改善 逾千移工上街爭標準工時

14/12/2015 - 1:56pm
Share

標籤

「香港政府對外藉家務工的對待仍一如以往,我們仍為香港的廉價、缺乏保障及可棄用的工人。」昨天發起遊行的亞洲移居人士聯盟發出聲明如是說道。

為慶祝12月18日的國際移民日,身處香港的逾千名來自印尼、菲律賓、尼泊爾等地的移民家務工,昨天中午由銅鑼灣遊行至政府總部。隊伍中的參與者提出不同訴求,包括讓工人自行決定是否與僱主同住、監管中介公司、可無須經過中介公司而直接僱用。此外,移工亦提出一個新的訴求:將移工納入標時工時法例。


(發起團體要求終結奴隸制度和社會排斥)


(尼泊爾海外工人工會要求管制中介公司)

 

平均日做15小時 10年來沒改善

來自國際移民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 Alliance, IMA)的Eni指出,移民家務工每天工作時數達12、16甚至20小時。事實上,歷年來不同團體都就著移民家務工的工時作出調查,結果顯示移工的工時一直都是重災區。

2005年,印尼籍移工協會(Association for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ATKI)及亞洲移工中心(Asian Migrant Centre, AMC) 的聯合調查發現,在2,777名受訪印尼移工中,57%面對長工時。2006年,亞洲移工中心及香港印尼籍移工團體聯合會的調查同樣發現,在2,097名受訪印尼移工當中,53%每日工時逾15小時。


(團體認為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是奴隸制度的元兇之一)

至2011年,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的教區菲藉人士牧民中心,訪問了239印尼籍家務工人,結果50.5%受訪者表示,每日工作時數在 16 小時或以上,當中每日工作16小時者佔大多數,共 23.9%。經統計分析,受訪者每日工時的平均為14.97小時。國際特赦組織於2012至2013年期間與97位印尼移工作深入訪談,最終發表的調查報告指出,受訪的印尼移工平均每日工作17小時,而且當中大部份都需要24小時候命。移工牧民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MFMW)發佈2014年案件報告,指出去年有逾4,000名移民家務工接觸他們,「82%的事主反映她們須每天工作11小時以上。而當中的46%指她們每日的工時長達16小時。」

標時咨詢從沒邀請出席 「我們不是社會的一部份」

儘管多方團體不斷揭露移民家務工的超長工時,然而他們卻被排拒於標準工時立法的保障外。亞洲移居人士聯盟批評,香港政府連一次也沒有邀請移工群體參與它們的咨詢之中,了解她們的意見。

家務勞動細碎且持續,工人只要住在僱主家中,往往是隨時候命,難以享有充足的休息。亞洲移居人士聯盟形容,移民家務工每天很早便開始工作,需為僱主及其家人準備由早餐至深宵晚飯,休息也經常被打斷。有些移民家務工並不享有法定休息日及法定假期,更有宵禁限制及在休息日回家後仍需工作。


(強制留宿令移工隨時候命,團體要求讓工人自決是否與僱主同住)

對於香港政府的排斥,團體認為原因在於,「政府相關部門及其同盟相信,我們並非香港居民,我們不是社會的一部份,所以移民家務工沒有權享有其服務和法律。」而這並非移民家務工首次遭到排斥,團體指香港政府近乎完全沒有興趣考慮包括外藉家務工在討論之內,「就如同香港制定最低工資時一樣,我們又一次遭受著社會性歧視。」

對於移工而言,由種族與階級而來的排斥並不鮮見,不論是在空間的使用、服務提供還是制度安排,他們都是被驅趕的一群。

遊行隊伍中,有移工自製紙牌展示「拒絕社會排斥」(no to social exclusion)的呼籲。)

本地團體發言反對排斥 指僱工同屬打工仔應齊爭標時

本地團體及個人亦有遊行表示支持,社會民主連線拉上「人權不分種族階級,標準工時人人有份」,其發言人馬仔表示,他記得4、5年前,最低工資立法時,移民家務工也被排除在外。他們認為這是無法接受的,移工應該納入制度的保障,標準工時的立法也不應排斥移工。

左翼21亦支持本地人與移民工一同享有標準工時,發言人Run指出,「我哋都係嗰99%,都係工人階級,應該要互相支持。」他認為港人應該切身處地理解移工的處境,謂要是有人不同意移工有標準工時,便應該跟他說,「你試下住喺老細屋企,包你三餐,每個月袋四千幾蚊,你夠唔夠?」

僱主與工人不必然是對立關係,其命運很多時是息息相關的。現時香港聘請家務移工的家庭收入最低為一萬五千元,這規定多年沒有更改,很多僱主都非大富大貴之人。自治八樓的發言人阿飛認為,移工的工作時間和他們的僱主有很大的關係。她指出:「好多僱主其實都係打工仔,佢地唔少人工作時間都好長,經常聽到有啲僱主好夜先收工,返到屋企都十點十二點。工人姐姐要煮嘢俾僱主食,洗埋碗都一兩點,訓得嗰四五個鐘,然後第二朝六七點又要起身煮早餐,湊小朋友返學。因為僱主工作時間長,移工嘅作時間亦都一樣延長。」

另一方面,由於同屬工人階級,僱主與家中工人的處境往往相似。阿飛表示:「僱主因為長時間工作,往往都唔夠時間陪屋企人,亦唔夠時間發展自己嘅興趣做啲想做嘅嘢,更加唔好講係足夠嘅休息。家務工姐姐佢地都係人,都有呢啲需要。佢地亦同樣需要休息,亦都想多啲同鄉下嘅家人朋友傾偈,佢地都有夢想,想有時間學下不同嘅知識,有時間去規劃自己嘅將來。既然僱主同工人都有同樣嘅需求,點解唔一齊爭取一個合理嘅工作時間,點解要繼續喺呢個被剝削又剝削其他人嘅輪迴入面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