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工無糧出 辭職被追欠款 保險從業員揭業內黑幕

08/11/2015 - 6:33pm
Share

編按:行行有本難唸的經,但又隔行如隔山,做這一行搞不懂那一行的甜酸苦辣。惟工新聞不定期深入訪問各行各業人 士,設立「惟工百業」系列,讓大家自述工作辛酸,打破分隔開全香港三百萬多打工仔的大小圈子。假如看完覺得自己返工更慘更血汗,不要去羨慕,不要去妒忌, 請將你的工作故事電郵至info@wknews.org,惟工新聞團隊會嘗試跟進,把你的心聲傳揚開去。

 


【惟工百業專訪】
返工無糧出 辭職被追欠款
保險從業員揭業內黑幕

【惟工百業】返工無糧出,辭職後還遭追討「薪金」──這是保險從業員的尊享待遇。一家都不買保險的John(化名),被掛羊頭賣狗肉的招聘廣告誘拐,走上保險從業員之路。在他離職後,老闆竟派財務公司上門收數,令家人受擾。John深感不平,找到惟工新聞揭發保險公司種種黑幕,望廣大打工仔莫步後塵。

招聘廣告隱暪工作內容 返工始知上賊船

John在大學主修市場推廣、商業管理,上年7月,他在jobsDB找到招聘營銷部主管(marketing executive )的廣告,工作內容是支援前線同事。

「一開始都唔知道係保誠,淨係接觸到個中介。」直到中介通知,見工地點是英國保誠大樓,John始知是保險業的工作。「保險業有好多冠名贊助嘅活動,我直覺份工係幫手籌辦活動。」

首次面試時,沒有人向John介紹工作、薪酬,他被安排做類似九型人格的測試及情境題,而面試只是測試其語言能力。第二次面試後,職員帶John上樓見經理,向他說明上次面試做測試的結果,問及他對公司認識,但仍未說明工作內容。此時,John仍覺得會是在辦公室做支援工作。

在等候面試結果期間,John積極尋找其他工作,發現有很多掛羊頭賣狗肉的招聘廣告。「AIA最多,見工時遇到三間都係唔同地方嘅AIA,都係要上到門先知道。」在招聘網站浸淫一段日子,John總結出保險業廣告的特徵。「有Travel package(做到一定營業額,可參與海外會議,即公司請去旅行)、工時彈性、Marketing event字眼嘅,一般都係保險公司。」

直到上班的一刻,公司才「露出狼相」,上司吩咐John,前線工作和市場推廣工作都要做,更以「可以運用marketing嘅知識諗下點做sales」來為騙局打圓場。可是,John覺得自己已經「洗濕咗個頭」,再加上為免履歷表變得奇怪,惟有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留了下來。

借錢當出糧 呢份工「自負盈虧」 

一份「無糧出」的工作是如何令人留下的?John憶述,公司以借糧的方式發放finance(資助金),有大學學位的員工每月可獲10,000元資助金,否則只有4,000。員工每月要做到18,000或以上的保單,才會獲發資助金,再加保單佣金的一半。而另一半沒有派的佣金,要用來償還公司給予的資助金。資助金只會在首12個月發放,意即初入行時,公司借錢給你過活,以後的日子就要看你自己了。

John曾向「上線」提出對人工的疑惑,上司以精警的比喻回答他:「呢份唔係人工,呢份工就好像7-11咁,係自負盈虧嘅。7-11都要自己入貨,公司已經好好人,俾個平台你,俾啲好嘅產品你去賣,唔使你自己入貨,仲打埋本俾你。」John一聽便覺得有問題,但礙於權力關係怕挑戰上司,對方又快速轉換話題,他無法再問下去。

保險公司為逃避福利及勞資糾紛,逼員工以自僱模式工作,在業內情況普遍。不過,並非簽下合約就沒有爭取的餘地,本報便刊登文章教打工仔如何分辨真假自僱。John指出,在保誠工作半年期間,他每日都準時返工,遲到須罰款50至100元,只要過了為期一年的試用期,公司就會幫員工供強積金。而且,公司還有明確的升遷制度,最低層的保險從業員一年做夠70萬保單,請到三個新人當「下線」,就可升級。由此種種看來,保險公司實難以撇清與從業員的僱傭關係。

離職後被追「薪金」 大耳窿上門追數 

John一家與朋友都對保險嗤之以鼻,John媽有言道:「呢行要呃呃氹氹先賺到錢。」他不願意騙人,入行不久,便一直也追不到指定營業額。直到本年3月,他終於簽到一張大額保單,可是,「上線」竟趁早餐時間,繞過一眾同事耳目,擅自向公司交單,獨攬營業額。John向再高一級的上司投訴,上司卻息事寧人,偏袒犯事者。此事教他更加心灰意冷,不久便遞上辭職信。

離職兩個月後,保誠來信向John,指他欠公司5,000多元,要求他在14日內還清。John要求保誠提供詳細數目,始知所欠的5,000多元,是頭兩個月拿到的資助金,扣減保單佣金後要填補的錢。打工半年,無所進帳,最後還要償還「借」回來的糧,不禁教人心寒,John並沒有理會這筆不合理的「欠債」。

其後半個月,收數公司每日來電。9月9日,收數公司派人到John家裡,開門收信的John媽媽被嚇破了膽,還以為自己兒子欠下巨額賭債被找上門。為免家人再受驚擾,無奈之下,John決定向保誠繳交「欠款」。在公司樓下付錢時,他對員工表示,「今日我雖然俾咗錢你,但我唔認同呢筆欠款係合理。」

John曾向勞工處求助,然而勞工處不但沒有提供協助,反勸他放棄,「勞工處話,簽咗合約就好難搞,你知啲大公司有法律團隊,你打唔過佢架。」但是, John至今仍打算向勞資審裁處提出訴訟,堅拒向惡老闆低頭。

 

相關報導:
避勞工福利 賤老闆隨時逼你假自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