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升 人手流失跌 瑞典推行6小時工作實驗

19/09/2015 - 1:14pm
Share

正當香港社會為標準工時應否立法猶豫不決時,瑞典已在進行縮短工時至6小時的實驗計劃。實驗發現縮短工時不但對有利員工的健康和提升工作效率,而且還能提高利潤,狠狠地反駁了那些說標準工時會令中小企執笠的說法。惟工新聞特此翻譯《衛報》報導,看看香港的勞工待遇究竟落後世界多少個世紀。
 


以往瑞典曾進行新的工時制的嘗試,但10前瑞典的政治力量向右傾後,這些嘗試就被拉倒。現在瑞典再次進行試驗,哥德堡(Gothenburg)一間名為斯華德戴倫(Svartedalens)的護老院自2月起,護士由原本8小時工作制轉為6小時工作制,但工資並沒有改變。這個實驗的目的是希望能提高員工的工作質素和效率。

護老院實驗:護理員減壓,長者更舒服

「以往我常常感到筋疲力盡,當我回家後就會在沙發上睡昏。」41歲的斯華德戴倫護老院的助理護士莉絲樂天‧佩特森(Lise-Lotte Pettersson)說。「但現在不同了,我能更加集中精神工作,而且家庭生活更有精力。」

護老院的實驗對其他瑞典人很有啟發性︰在哥德堡的薩赫爾格雷斯卡大學醫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l)的骨科手術部已經轉為6小時工作制,在北部於默奧(Umeå)兩間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亦都採用6小時工作。這並不限於公共部門,小型企業指減短工時能增加員工生產力,同時減低員工流失。

即使護老院需要多聘14名員工來配合較少人手和新的輪班制度,在斯華德戴倫護老院的試驗被人視為成功。護老院的主任安‧夏洛特(Ann-Charlotte)說員工的福利更好,而且護理的質素更高。「自從1990年起,我們的工作量增加,但人手卻更少。我們不能繼續下去。」她說。「在護理行業中,護理員常因精疲力竭而承受許多壓力和疾病——缺乏工作和生活之間失去平衡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佩特森同意夏洛特的說法。照顧一些患有痴呆的老人家需要時刻保持警覺,新制能令她維持高質素的護理服務。「你不能讓老人家覺到很大壓力,否則對雙方都是壞事。」

計劃的顧問本特‧洛倫松(Bengt Lorentzon)表示,斯華德戴倫的實驗現在只有助理護士參與計劃,市內的人力資源系統正整理精密的數據。另外一家實行8小時的護老院將會被用作實驗對照。

「這對於取得証據很重要。」洛倫松說。「以往所有實驗都只重於護士健康和病假,而不是服務的質素。」洛倫松指雖然現在還早下定論,但是斯華德戴倫的護士更有精力、更少壓力和更充裕時間來照顧老人,他們亦更加舒服放鬆。」

企業也支持削工時:我相信時間比金錢更寶貴

隆德大學(University of Lund)的企業管理研究員羅蘭‧保爾森指出,「很長一段時間,政治家不斷說我們需要更多工作和更長工時——工作已經成為目的本身。」他說。「人們花越來越多精力和時間工作。」他說。「但這並不必然是最好。」他指出自從70年代,人類的生產力已經提升了一倍,其實人們有可能每天只工作4個小時。

在哥德堡的豐田服務中心,較短工時制已經實行超過10年。員工在13年前開始每天工作6小時,而且從沒有轉回舊制。中心的常務董事馬丁‧班克(Martin Banck)說以往客人對於常要等待很久而感到不高興,而員工亦受到很大壓力和容易犯錯。於是他削減技工的工時,將工時由原本早上7點至下午4點,改為2個6小時的輪更制,第一更由早上6點開始,另一更則由中午12點開始,不過減少和縮短了休息時間。在這個計劃中共有36個技工參與。

「員工覺得這樣更好。員工的流失減低了,而且能更容易請新人。」班克說。「他們上班的交通時間縮短了,公司能更有效地利用機器和減低了成本——每個人都高與。」更重要的是利潤上升了25%。

27歲的馬丁‧基保(Martin Geborg)在是豐田的技工,他在那裏工作了八年。他留在那裏全因為6小工作制。「我的朋友都很妒忌。」他說。他很享受在上班和下班時交通暢通無阻。25歲的桑德拉‧安德森(Sandra Andersson)自2008年起在豐田工作。「能夠在12點下班好極了。」她說。「在成家前,我在工作後能夠到海灘。現在則用整個下午陪小孩。」

斯德哥爾摩一家應用程式開發公司Filimundus的老闆萊納斯‧菲特(Linus Feldt)說,為了提高僱員工作的動機和集中力,公司在1年前改為6小時工作制。

「現在我相信時間比金錢更加寶貴。」菲特說。「能夠提早兩個小時回家是一個很強的動力。你仍然想在這6個小時裏做好工作和維持高生產力,我想是因為人們能夠更加集中精力,因此變得更有效率。」

地方政局逆轉 過往實驗半途流產

在90年代,瑞典曾經有幾個6小時全薪工作制的實驗。在北部的採礦城市基律納(Kiruna),護老院的護理員自1989年開始轉為6小時工作制,令到女性護理員能更好地與在礦場工作的丈夫相處。斯德哥爾摩的市政府亦在1996年至1998年間於小孩、老人和傷殘人士的護理中心採用6小時工作制。

但自從2005年後,基律納的政治力量由左翼轉向右翼,改革因此推翻而且員工轉回8小時工作。斯德哥爾摩同樣因政權易手令實驗流產。

「他們因政治風向決定而結束它,並說這非常昂貴。」隆德大學(University of Lund)的教授比吉塔‧奧爾森(Birgitta Ohlsson)說,他曾經參與斯德哥爾摩的實驗評估。「但是這個投資能夠增加社區的福祉。更多人有工作,他們有更健康,享受更好的環境。」

奧爾森認為計算案的成本是複雜,這很難分辦究竟減少病假是因為短工時或是其他因素。另外,更多人工作使能減低失業救助金的費用,不過這是幫國家節省錢,而不是幫助地方政府減低請更多人手的成本。

右翼反撲:減工時等於錢從天掉下來

雖然有好的反應,但是實驗將會在下年結束——哥德堡議會的中左聯盟(centre-left coalition)不再是多數派,而且保守黨和自由派堅決反對減少工作時間。根據自由黨,這個試驗每年花費800萬瑞典克朗(約750萬港元)。「這就像住在一個錢從天掉下來的世界。」一名保守黨的議員說。

哥德堡市議會的左翼政黨黨魁丹尼爾‧巴馬(Daniel Bernmar)承認6小時工作制會花更多錢,但是他強調這關乎在護老院的員工和居民的生活質素。「並非所有東西都關注重減低成本和增加效率,而是令人們有更好的生活。」他說。

主要工會轉向 嘗試將工時提上政治議程

「在2005年至2014年期間保守派領導的聯合政府中,我們只會說更工作更久和更有效率——但是現在我們開始討論如何令我們度過長年工作,我們在60歲時身體不會因過度工作而損壞。」

瑞典的主要工會的研究人員袓亞‧巴高(Joa Bergold)表示哥德堡的實驗有很重要的象徵意義,LO承認它一直在減低工時的議題上保持緘默,但現正嘗試將之提上政治議程。

「現在連自由派的媒體都會說這是有趣的計劃,它可能是一個有效率組織工作的方式。」巴高說。「現在有更多自由派和保守派接受6小時工作制——這向工會施壓,令他們認真處理這個問題。」

護老院的實驗吸引許多人的注意,許多工人和管理人員都想知道更多。護老院員工拉森(Dahlbom Larsson)希望轉變將會發生。「無可否認,某些東西將會在瑞期發生。」她說。「縮短工時當中包含許多政治利益,但同時現在人們明顯缺乏工作和生活之間的平衡。」

 

資料來源:
Guardian: Efficiency up, turnover down: Sweden experiments with six-hour working day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