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食肆侍應:生意最差是反佔中鬧事的日子

12/10/2014 - 4:33pm
Share

當政府和媒體異口同聲地斥責佔領阻礙民生時,旺角食肆的侍應卻說出了不一樣的故事。

阿成(化名)家境貧困,十五歲便外出打工養活自己。他做過售貨員、倉務員,做得最久的是飲食業。他在旺角不同的食肆工作了五年有多,年紀輕輕卻在言談之間流露出幾分老成。

他所工作的餐廳,在佔領剛開始時,生意大減了五成。老闆遂想出妙計,推廣黃絲帶優惠,凡是配帶黃絲帶支持運動者皆享有折扣,藉此吸引顧客。加上有心人士在旺角佔領區內設立街站,呼籲支持小店,餐廳生意在第五日便回升。與女人街食肆的同行傾談下,阿成得知,該處大部份食肆的生意,由上星期開始已回復正常。

「經過報紙檔嗰陣我同啲報販傾偈,佢哋話,報紙同雜誌銷量都下降咗,但係水啊、飲料之類就賣多咗好多,維返條數,生意比平時仲好咗。我識好多係旺角搵食嘅人,佢哋話生意最差其實係反佔中藍絲帶搞事嗰兩日。」藍絲帶暴行令人對旺角產生恐懼,連帶影響旺角的人流驟降。阿成觀察到,平時很多人排隊的甜品店,那兩天都沒有人龍,店裡甚至還有很多空位。「就算去到七至十點嘅黃金時間,舖入面都係得一半檯有人坐。我直觀咁睇,生意額起碼跌咗七成。」

疑反佔中者恐嚇:搞到你哋做唔到生意

反佔中者不單向佔領者施暴,連支持佔領的餐廳也遭到騷擾和恐嚇。

阿成憶述近日來連串事件:「老細要求,喺落場嘅時間,我哋要輪流守喺舖頭入面聽電話。平時最多都係得十幾個電話,但係有一日,竟然有人喺半個鐘內不停咁打電話嚟,一接通就收線,同事要係咁聽電話,搞到無得休息。」

某天晚上,又有不知名人士致電要求賠償,表示到餐廳用餐後不久,就立即肚痛。餐聽員工反駁投訴者,如果吃了有問題的食物,應該在八小時後才會肚痛,反問投訴者是否吃了其他問題食物。店員追問用餐時間和座位,投訴者卻支吾以對。阿成說,投訴者眼見索償不果,隨即聲稱已經致電食環署。離奇的是,食環署還未到場調查,投訴者卻好像預示了結果一般,恐嚇道:「唔好意思啦,搞到你哋開唔到舖做生意。」

除了電話事件,還有客人蠻不講理地借故挑釁,最嚴重者曾在店內吵足二十分鐘。在這個時間裡怪事連連發生,阿成認為,很大可能是反佔中者的所為。同事因為騷擾和恐嚇,情緒均大受影響。

侍應勞苦工時長 不介意少生意

小店生意回升,大概是椿美事,可是阿成卻反高潮地說:「撐小店其實只係益咗老細,無幫到打工仔。我哋班樓面唔介意佔領搞到生意少咗,因為可以做少啲嘢,無咁辛苦。」雖然生意額達標會有額外獎勵,但損失為數不多的獎金,換來難得的喘息時間,對工作節奏急促的侍應來說,可謂因禍得褔。

工時長無補水一直是飲食業打工仔的惡夢。阿成曾經每天平均工作13-14小時,由於人手缺乏,即使原本能夠凌晨12時下班,也要留在舖面繼續工作。有時店舖是時候關門了,客人卻仍不願走。老闆早已下令,員工不可以趕走客人。阿成惟有等到客人離開,才能收拾店面,往往做到凌晨4時才可以離開,然後翌日又要11點準時返工。老闆從不付OT錢,阿成用惟工製作的標準工時計算器,計到前老闆每個月欠他至少7,000元人工。

金額如此誇張,員工為何還不反抗?阿成說,曾有同事向老闆追OT補水,卻遭老闆軟硬兼施極厚面皮地拒絕。老闆先指出合約沒寫有加班費,員工在面試時就知道不會有OT錢。然後又打人情牌:「大家咁熟,講啲咁嘢?平時對你咁好,就唔好計啦。」應得收入被無恥老闆剝削,工人卻有口難言。

港客態度惡劣 盼友善態度延伸日常

阿成說,如果真心想幫打工仔,可以由細節做起。在佔領的日子裡,光顧的客人態度比平時好,例如會真誠地道謝、說再見、聊天,這些都給予打工仔正能量。

在通俗印象裡,內地遊客言行舉止粗魯,是不受歡迎的客人。阿成說,內地客的確說過很大聲,會呼呼喝喝或者舉止不雅,但也僅此而已。事實上,港客比內地客的態度更為惡劣。港客喜歡投訴,更會大聲辱罵店員,曾有同事被港客指著責罵,用粗口問候其家人、甚至作人身攻擊,令同事難過得哭起來。

港客最令人厭惡的是要求刁鑽,在服務上有很多過份要求。如店員滿足不了要求,客人小則找經理投訴,大則記下店員名字,在Open Rice唱衰店舖與店員。「有個客杯水飲晒,見到員工喺一邊嘻嘻哈哈,無即刻幫佢斟水,就上Open Rice鬧店員掛住玩唔做嘢。其實如果你要加水,你叫我哋過嚟斟咪得囉。老細會keep住睇Open Rice,見到有投訴就會打電話落嚟問責,鬧員工,點都會覺得係員工做錯嘢。」

阿成說,香港人在這次運動中有了公民意識的覺醒,但很多事不只是現在要做,還要在日後持續地做,例如對待侍應的態度,又如回收垃圾這件事。「我自己本身係掉煙頭落地下嘅,不過聽到係金鐘執垃圾嘅朋友話,試過一晚執過百煙頭,從此之後我決定唔再亂掉煙頭。」訪問完畢,阿成果然拾起地腳下整齊擺放的五支煙頭,丟到垃圾桶裡。

除了佔中期間的遭遇,在飲食業工作多年的阿成對行內惡劣待遇也有深刻體會和思考。阿成表示,在碼頭罷工時看到碼頭的辛酸專頁,曾想過要開一個飲食業的專頁,寫下自己多年來的酸苦經歷,可惜飲食業工時長,阿成即使有心亦無暇書寫。因此,惟工記者將再度採訪阿成,代為紀錄飲食業的辛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