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工時系列】會計師的廁紙人生(上)

02/05/2014 - 10:48pm
Share

編按:標準工時立法正在諮詢階段,成為今年五一勞動節遊行焦點。惟工新聞走訪香港長工時重災區,為讀者呈現各行各業打工仔的過勞悲歌,今次首先介紹會計界。會計師是傳統印象裡的中產行業,當中在四大會計師行(Big 4)上班的更被捧為天之驕子,彷彿理想工作典範。然則風光背後他們過的卻也許是無家可歸,無假可放,時薪可能低過最低工資的生活,且讓過來人娓娓道來。

【標準工時系列】會計師的廁紙人生(下)

 


【標準工時系列】會計師的廁紙人生(上)

【惟工新聞】復活節連假前夕的晚上,奈津(化名)約了幾位同是會計行業的朋友吃晚飯,卻不預期她們守約。電話沒覆,Whatsapp沒覆,她就知道朋友都要加班,約會自動解散,決定一邊接受訪問一邊點菜。沒有期望,沒有失望,「行內傳聞有老細唔俾手下放工返屋企,叫佢地要沖涼就去附近球場冲。」原來會計師準時放工也不是妄想,因為有得放工本身可能已屬妄想。

128年前,工人在芝加哥爭取每日八小時工作,然後有了五一勞動節,但香港會計界卻像急凍了一個多世紀。就這樣,身穿米白套裝的中西區OL,就在旺角熟食中心呷著例湯接受訪問。

同年入Big 4 逾半走人

奈津行年廿九,現時在second tier的會計師行擔任經理,處理諮詢業務,之前在人稱Big 4的四大會計師行之一工作了近五年。屈指一算,「當時同我同年入去嘅同事,依家超過50%已經離開咗。」

根據職業訓練局報告,去年全港會計業僱員膨脹至101,373人,惟當中僅兩成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裡面又能擠身Big 4的更是少數尖子。自小成績優異,奈津中學畢業後升上中大唸工商管理,第二年轉往專攻會計,第三年首個學期順利見工。同系同學都說,為「準備見工」花費的時間心力,堪比另修一個值四個學分的課。見工節目豐富如滿漢全席侍候,集體面試兩小時,短文撰寫五百字,人事部來篩選一輪,再要應聘者模擬團隊工作,最後等經理面試。過五關斬六將,終被PwC(PricewaterhouseCoopers,羅兵咸永道)選進核數部門,「佢應該係Big 4入面營業額最高嗰間」。有多高?去年PwC全球營業額逾2,500億港元,多過香港政府全年稅收總和。

上司捱到抑鬱 要看精神科

前途看似一片光明,薪金年年加,而且每年出13個月糧,奈津也承認「佢地的確俾到條clear career path你,冇呃人嘅」。故事的另一面,卻是越來越感受到公司的無情。「用乜嘢嚟形容喺嗰度打工?廁紙。」一條底褲一張廁紙皆有其用,《國產凌凌漆》裡叫阿漆接受送死任務的司令深明此道。「廁紙係即棄品,公司每年吸大量fresh graduate入嚟,用到殘就換,無人會treasure你,對佢loyal都無用。」

工時長,人就捱不了多久。曾經有個上司跟她算是投緣,雖然也讓她相當詫異,因為這個上司結了婚。「簡直奇跡。佢同佢男朋友都做會計,不過唔同公司,每日只係得食早餐嗰陣可以見一見,邊有時間拍拖?」Life must go on,婚後沒有大團圓結局,做一個受下屬歡迎的中層管理不容易,奈津數算了三個條件:「好上司一要有膊頭,二要唔chur樓下啲細嘅,三要頂得住上面老細。」如是者,往往做死自己。上司情緒低落,整天擔心工作做不完,擔心下屬不滿,諸如此類,卻不敢說出口,終致抑鬱,要去看精神科。

「做四年,已經蠢咗」

不曉得是性格太倔抑或公司心虛,在PwC工作了兩年,輪到她被指派到大學向學生宣傳公司,臨行前負責人竟問「你去到唔會數臭公司個可」,奈津也不客氣:「我會講事實。」去Big 4打工學到的工作經驗當然多,因為工時長到你做一份工等於人家做兩三份工。

該走的總會走。做了四年半,肝酵素上升,腸胃常發炎,但不能休息,母親也投訴乖乖女在家愈趨暴躁,粗口爛舌,奈津覺得「夠鐘」了,遞辭職信,正式成為一張用完的廁紙。「做四年,已經蠢咗。」

留下來四年,Big 4工作還是有吸引力。所謂的clear career path在每年升職加薪裡展現,而且加幅可觀。「第一年入去,做junior,入職人工11,000蚊。到第二年公司睇你performance決定加你幾多人工,我表現一般,做第二年junior嗰陣加到18,000。」一年加六成人工,升得快過樓價,這個一般似乎不太一般。「第三第升做senior,加到兩萬幾,到第四年加到三萬頭,叫加得少,因為之前同上司嘈過。」加得少?大學生畢業四年後月入已破三萬,或許教人羨慕到口水流滿地,但在Big 4裡頭卻是通例。「入去公司儲夠三年經驗,通常就可以攞牌做CPA(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好多同事一拎咗個牌就走,所以公司為咗留人到第四年一般會大加人工。」

高峰期日做18小時 無假放

平步青雲也要走,只因非走不可。假如留下來,繼續升上去就是做經理,想走就更難下定決心。「到時你捨得manager份人工?」奈津偷笑。經理們的辦公室也不怎樣,四個經理的位子用圍板中間分開,陣式像個「田」字。在那裡耕田的永遠不會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無論幾點鐘燈都是開著的。不過公司緊跟潮流以環保示人,太晚會定時自動關燈,除非有人特地再按開關。有一次奈津有事要凌晨四點回公司拿文件,進去見烏燈黑火以為沒人,走近才覺人頭蠕動大驚失色,一句「嘩屌!!!」脫口而出。原來經理尚未收工,正在跟同行在電話裡談公事。你又知道電話的另一頭是做會計的?「除咗同行,仲有邊個會做到咁夜?」奈津再補充一句:「嗰個manager第二日仲要飛去外國做嘢。」

越升得高越難收工,在上司身上就看得見自己留下來有怎樣的未來。不過低階員工也好不到哪裡去。今年二月,陳茂波創辦的「會計專業發展基金」發表調查報告,指35歲以下的會計師每星期加班逾8.5小時,可實際情況說不定更加惡劣。合約上面寫明每日工作時間由上午八點半到傍晚五點半,貌似正正常常,但一到通稱「peak season」的繁忙時節馬上灰飛煙滅。每年一眾上市公司公佈年度報告前夕,正是會計界疲於奔命的日子,為期可達三至四個月,但奪命趕工的災難不限於這段時期發生,一旦客戶的公司有任何牽涉帳目的事情須公佈,像重大股權變動之類的,Big 4核數員工同樣要做到嘔血。依奈津自述的peak season日常生活作息時間表來看,每日工時約18小時。跟合約一比對,光是一天的加班時間已經長過會計專業發展基金所述的一周加班時間總和。

  • 07:30   起床出門,乘巴士上班,一上車倒頭大睡
  • 09:20   去便利店買一至兩支葡萄適準備提神
  • 09:30   上班開工
  • 12:30   午膳
  • 13:30   繼續開工
  • 19:30   晚飯
  • 20:30   繼續開工
  • 03:30   收工,截的士回家

「同事為沖涼,申請入會gym club」

工時長不單關乎工作日要工作多久,亦關乎有幾多天工作日。不用數了,因為沒有一天不是工作日。「Peak season無假放,星期六、日都係。」奈津說行內甚至盛傳Big 4有上司禁止下屬在peak season放工,想洗澡別回家洗,到附近球場解決。「唔俾返屋企沖涼呢單我唔知真定假,不過公司HR(人事部)就話有同事為咗沖涼特登申請做gym club會員,呢個就可信嘅。」

既然無暇打點個人生活自理,同事儀容可想而知。談到男同事,「佢地日日返工生意失敗咁樣,頭又唔洗鬚又唔剃。」奈津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某次睡不夠上班途中在巴士補眠,睡相不堪入目,張大嘴巴一直昏迷到終點站,偏偏選了個對正樓梯口的座位,個個乘客上車下車經過時都有機會好好端詳一番,回想起來奈津尷尬到想死。

「唔好話對office多過對屋企人,直情多過對自己張床。」親情?友誼?社區生活?無謂問和尚借梳。

(未完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