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減薪削資到今天外判扣年資——莊嚴文物旁的保安員

22/07/2017 - 5:32pm
Share
【惟工新聞】今年6月,惟工新聞收到求助,有康文署轄下的歷史博物館保安員指,外判保安公司懷疑看中續約期間有機會節省開支,因此在明知能夠繼續承包博物館保安工作的情況下,先與保安解除合約再重新聘用,此舉不但斷工友年資,亦避免日後遣散費上升的風險,同時扣走保安的年假和勞工假,可謂一舉三得。
 
通知書幾行字  年資假期被清走
 
涉事的外判公司為「私家安全顧問有限公司」,2014至2017年合約由其承包,本年康文署重新招標,承包商繼續為私家安全。根據政府網頁顯示,新一輪合約已於本年3月30日批出,合約期由2017年6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按此年期,外判公司應於本年5月與保安簽約。
 
然而,在明知獲得博物館續約的情況下,外判公司提早於4月初就向保安員派通知書,信上寫明雙方將在4月30日中止僱傭合約,公司會向合資格的員工發放遣散費。各保安員分別被叫到辦公室簽紙,被迫離職。當時員工已知同一間外判公司將承包歷史博物館合約,雖然通知書上未明言公司會繼續聘請現時的員工,但工友心想,如果不簽紙便肯定無法繼續在博物館工作,因此無奈簽名同意。
 
外判公司向員工發放通知
 
實際上,一眾保安員從未離職,因為外判公司其後再與所有保安簽訂新合約。簽約形式眾說紛紜,過程頗為混亂,有保安指是由5月1日簽新約,有說是6月1日,更有的指4月離職後被安排簽一個月短合約,然後才簽長約。有工友透露,是次強行解僱後所簽的新合約,只是與公司簽訂,並無政府的標準僱傭合約,涉嫌違反政府規訂。(康文署回覆見文末)
 
透過這一手段,外判商從多個途徑節省了開支,變相刻扣工友應得的工資和福利。最明顯的是,假如所有保安的年資皆被清零,遣散費的年資就會被重新計算。據知,歷史博物館有不少工作未滿兩年的外判保安,這次不但不能領取遣散費,更要被斷年資。以一個在解僱前工作了一年三個月的保安為例,三年後應該有四年多的年資,但因今次被中斷,便少了一年多年資所計算的遣散費。除此以外,年假隨年資累積,做滿六年的工友可獲有薪年假11天,如果結清年資,假期就要由頭計起。據一位工友所言,2014年以前入職的工友仍可累積年假,但2014年以後入職的就沒得累積了。
 
選擇這個時機,外判公司還可逃避最低工資調整所帶來的額外開支。由於歷史博物館外判保安員的人工以最低工資計算,4月時保安員的時薪仍為$32.5,但一到5月因最低工資兩年一檢,時薪最少將調整至$34.5,令以後再計算遣散費時基數上升,外判公司決定在這時解僱員工的原因便昭然若揭。
 
無端解約亦使工友被扣勞工假。由於連續性合約受僱滿3個月才可享有有薪假期,因此工友在5月獲重新聘用時,便喪失了五一勞動節、端午節和七一回歸的有薪勞工假期。
 
忍受減薪削資 只望長年工作保障
 
只要稍為翻查資料,便知道康文署轄下博物館外判保安員的待遇,多年來一直欠佳,近來更每況愈下。因此,這次外判商再為節省丁點資源向工友開刀,不少保安員難忍不忿。
 
2011年以前,政府規定外判保安員的工資不應低於該行業的入息中位數,保安員的時薪維持在$30.5左右,但自最低工資成立後,外判標書的人工便以其為起點,結果保安員工資竟跌至$28,令工友生活更艱難。直至2013年,工資都仍未追回以前水平,只得$30。
 
到了2014年,外判保安員更要面對政府削資的壓力。翻閱當年的新聞,時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要求各部門由2016年起連續兩年節減1%開支,康文署卻提早交數,於年底裁減近400名外判保安及清潔工,歷史博物館保安員裁12人,科學館裁減約10人。當時博物館遊覽人數已不斷上升,大幅裁員無疑令保安的工作條件更嚴峻。
 
訪問的保安員向我們透露,人手下降的情況並未停過。自2014年歷史博物館保安員裁員後,外判公司情願以替更形式聘請保安員,不以長約形式聘用,以應付博物館勞工需求的波動。根據私家安全於去年的資料,歷史博物館工作的保安員共有75人,其中兼職保安員佔25人。
 
人手嚴重不足,令保安員的工作更為繃緊。以往,保安員假如工作時要去洗手間,可叫附近的同僚作個照應。但人手減少後,保安員之間的位置愈來愈疏遠,這種應變已沒可能,保安真的要去廁所的話,竟要找經理出來頂更和計時。
 
在這個時候,外判公司選擇清洗工友的年資,實際上是清除工友近幾年來工作所渴望儲下的丁點保障。外判商也看準工友身處的困境︰工友同時身為家庭主婦,就算再被開刀仍不會辭職,因為家庭主婦會希望保持歷史博物館這個方便的工作地點,以及相對穩定的上下班時間,讓其可以同時兼顧照顧家庭的責任。
 
投身勞損循環 外判公司用完即棄
 
歷史博物館的外判保安員大多是五十來歲的基層婦女,長年擔當保安工作,每天9小時(半小時吃飯)行行企企,少有坐下的時間,令下肢勞損情況嚴重。訪問的工友說,不少保安員皆有腳踭和小腿痛,隨著年紀漸增,很多人都要私下求醫。現時,歷史博物館仍未做到「一人一櫈」,在常設展覽《香港故事》的出入口位置便沒有椅子讓保安支援。館內的保安通常每半小時換一次位,但在出口位的保安員企了足有一小時後才可換位。換位時還要徒步走上樓梯跟人交更,對年邁的保安員非常吃力。
 
保安站完一小時後要走上這條樓梯換位
 
據保安工友的描述,外判公司也已經完全適應以至合理化了下肢勞損的情況。當歷史博物館舉辦專題展覽時,會在短期內需要更多保安員,外判公司便會以兼職的形式招聘。通常每年都會有一至兩個長期聘用的保安員因為年老和健康問題離職,這些兼職保安便會轉為長約,接替離職員工,成為這條「勞損循環」的新一員。
 
今天,下肢勞損仍未被列為工傷,工友仍然要依賴積蓄求醫,這次被斷年資後,工友生活定必更為艱難。對此,外判保安公司的選擇是視而不見,而且他們不但無視保安工作對數十個中年婦女所造成的身體傷害,更操弄工友的聘用時間以此漁利。
 
歷史博物館會念掛這班欣賞文物的員工嗎?
 
訪問當中,不少保安都不自覺地表達嚮往在博物館工作,因為可以看到不同展品,擴闊眼界。就算是不少人覺得沉悶的《香港故事》展覽,保安員也談得起勁。近日,博物館的專題展覽《清宮帝后誕辰慶典》開幕,展出210組故宮博物院珍藏的清代祝壽文物,頗有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慶祝成立(生辰)二十周年的況味,不少工友又對可以看到故宮博物館的文物而興奮。在網頁上查找,歷史博物館的使命寫著要「成為各界人士學習、分享和享受樂趣的開放平台」,看來算是做到了。然而,往下一看,信念一欄還寫著「秉誠持正」、「以人為本」,不知博物館在慶回歸二十年同時,又會否顧念這班外判保安工友呢?
 
 
後記︰
 
康文署於7月21日星期五晚上回覆了惟工新聞的查詢。以下為其中一段的修短版︰
 
「雖然政府與服務承辦商的員工沒有僱傭關係,但也制訂了指引。例如在進行新服務合約招標時,於場內張貼通告,提醒保安員與僱主就工作安排盡早溝通,並簡述僱被解僱時可享有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該通告也提醒保安員為保障自身權益,在簽署文件前必須清楚了解及同意有關内容;保安員有任何疑問或投訴,該通告也提供了聯絡電話。」
 
由康文署的回覆可見,署方對保安員的遭遇毫不知情,回應時竟然是首先撇清和員工的關係,再為自己設下重重保障。本報發出查詢至收到回覆歷時十一天,就著上文提出的疑問,康文署仍未從外判商方面得到回答,僅表示已聯絡勞工處。所謂「以人為本」的精神,到底是體現在誰身上?政府網站顯示,除了歷史博物館,私家安全顧問有限公司還承包了太空館、天文公園及科學館的保安服務,合約價值超過5千萬。如此巨額開支,康文署到底有沒有足夠監管,令市民的錢用得其所?
 
康文署表示有要求保安公司與員工簽訂標準僱傭合約,合約副本亦須呈予館方。結合保安員提供的公司信件,這裡出現了幾個可能:
(1)外判商與員工簽的5月份新合約並非標準僱傭合約,故館方不知情;
(2)外判商先與員工簽署一個月非標準僱傭合約的短約,再與員工簽6月開始的標準僱傭合約;
(3)外判商與員工只簽署了由6月開始的標準僱傭合約合約,5月份的勞動並無合約保障。
 
不論上述何種情況,保安員的權益都受到侵害,康文署必須盡快對此向公眾交待。
 
 
參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