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窮途‧上】基層青年為安穩投身教育 入行六年積蓄不抵學債

29/06/2017 - 8:24am
Share

【惟工百業】自從本月11日一位中學教學助理懷疑因工作壓力在東鐵大圍站跳軌自殺,這一行的辛酸逐漸為社會輿論注意,但箇中狀況在教育界內早已是常識。滿屋藏書的Pierre(化名)左手拿著碩士學位,右手拿著教育文憑,到頭來只能在中學裡當一個既不「通識」也不「教學」的「通識教學助理」,連放假也得繼續打會議記錄。低薪,合約期短,工時不穩定,工作內容不可預測,晉升機會渺茫,他直言TA(教學助理)是學校體制內的邊緣人,可以確定的是:「老師唔願做嘅就俾你做,難聽啲講,我地工作本質即係抿屎。」

苦海無邊,即將約滿的Pierre這個月又要寄出一封又一封求職信,找的仍是同類工作。

按招聘廣告見工中伏  教學助理變教務助理

沉淪苦海,原本只是為了一份平凡的盼望。走進Pierre家裡,書卷多得堆疊上天花版,跟他把盞呷茶的記者卻無法在狹小的公屋單位裡伸直雙腿。單親家庭出身的他自小家貧,為求安穩,讀大學期間已打算以任職中學教師為目標。在這年頭,從TA開始做起幾乎是教書之路的必經階段,待遇如何當初並非最重要的考慮。Pierre自嘲:「願景吸引吖嘛,做到CM(文憑教師,Certificate Master)人工有兩萬六,吸引到童男童女排隊好正常。」

就這樣,6年前剛從大學畢業的Pierre開始投身中學教育,月入9,500元,與另一位同事困在與教員室相連的50呎小小空間天天工作。根據統計處2011年人口普查數字,那時候20至24歲持大學學位市民的月薪中位數是10,000元。差幾百塊沒相干,可惜工作內容跟他希望涉足的通識科教學無關。「原本學校登廣告話請通識TA,去到面試,佢話通識個位已經請咗人,『教務助理』你做唔做?」Pierre憶述其時與新學期開學相距不足一個月,中學招聘期快過,不由得心急答應:「嗰時已經8月,我邊有得揀?」

「教學助理」與「教務助理」僅一字之差,已奪去Pierre不少累積經驗以通向教師之路的機會,不但無法入課室教書,連準備通識教材也輪不到他沾手。為追收欠交功課而衍生的一堆文書工作才是主菜,平日他要問TA拿學生交功課的紀錄,再在電腦輸入相關數據,到學生欠交達一定次數須被罰留堂,他又要到場看管。「日日對住Excel,放學就睇o靚仔留堂。」

「我覺得教育唔應該係咁,好似壓逼緊班細路。」為了三餐而嘗試入行不代表Pierre就沒有教育理念,看著學校為了在交功課上跑數,罰留堂的學生卻未見提升學習動機,他感到看留堂班的自己跟獄卒相差無幾,陷入自我厭惡。

自我厭惡事小,被上級厭惡可能更逼切,學校行政規條不完善讓身處前線的助理成為箭靶,Pierre不諱言校內一些教師認為負責教務的助理十分乞人憎,但他理解他們的不耐煩:「學校要求學生每欠一份功課就塞一張通知書俾佢,到佢補做完功課佢就交張通知書俾科任老師簽,簽完再由學生交俾我。」要學生多方奔走簽這個交那個,過程裡難免不時有拖延遺漏,紀錄自然混亂,教師覺得麻煩,一旦在關於「交咗未」或「簽咗未」上面有爭拗,Pierre也有被卸責或遷怒之虞。

錯過新舊學制重疊年 求職不遂險陷斷炊

找不到心水職位,累積不了有助事業生涯的經驗,Pierre翌年離職,花84,000元報讀歷史學碩士課程,希望提升學歷再戰江湖。那是一場豪賭,當教務助理的微薄薪水根本不夠他儲錢再進修,結果還得請求親戚借錢接濟方能如願。

問題是中學求職市道不再一樣。2013年Pierre碩士畢業,學歷提升了,找工作卻一敗塗地,比未唸碩士前更慘澹。「2011年,我寄五封求職信就成功,亦都無聽過同屆同學搵TA工搵唔到;2013年,我寄咗三十封信,一個interview都無。」踏入9月,中學招聘期已過,積蓄花光又欠人一堆學債的Pierre走投無路,接近陷入斷炊,幾乎餐餐要靠滾水沖麥皮裹腹。

為甚麼會淪落到這個境地?香港十多年前出生率下跌導致中學收生減少,連帶教師以至校內其他職位被逐步削減,固然已屬是老生常談。不過行外人較少注意到這個大潮流底下曾一度出現短暫的小陽春。2009年政府開始實施三三四新學制,到了2011年,全港中學的第一屆新學制學生唸到中六準備考DSE,同時又有舊學制最後一屆中七學生準備考A-Level。在這一個新舊學制的重疊年,中學生人數反常地止跌回升3.9%,學校也提供更多招聘機會。蘇州過後無艇搭,Pierre在那一年上了船又跳船,到2013年學成下山,全港中學生人數已比他當初求職時大跌7.3萬人,TA市道亦不免艱難。

香港中學生數目近年變化*

年份 學生人數 年度升幅
2010 435,276 -4.5%
2011 452,179 +3.9%
2012 403,257 -10.8%
2013 379,257 -6.0%
2014 356,689 -6.0%
2015 336,079 -5.8%

資料來源:教育局
* 不包括英基學校協會屬下的學校及其他私立國際學校。

彈盡糧絕之際,Pierre獲系內教授邀請他出任研究助理,避過一劫。大學研究助理的工資也不高,但至少比中學TA好一點點。今次Pierre學乖了,不敢再為快速提升學歷all in唸全日制課程,寧可多花一倍時間報讀PGDE(學位教師教育文憑)兼讀制課程,一邊賺錢一邊進修,起碼不會舊債未償新債又至。

2016年,抱著兩個學位一張文憑,他再戰中學通識TA的修羅場。

所謂教學機會:一年四堂

這一次他總算在8月最後一個星期五獲聘為通識TA。「搵呢份同2013年嗰陣差唔多,send咗廿幾封信。」不知是否因為有了PGDE傍身,今次Pierre獲七間中學邀請面試,見到第七份終於成功。

受過教學助理變教務助理的教訓,Pierre見工時有了自己的堅持,非有機會入課室教學不可,「讀完PGDE係唔可以只係俾我做行政工作,我唔接受。」通識科主任在面試時向他承諾兩件事:一是工作內容與通識科有關,二是他將會有份教學,一共四堂。

以為查清問楚,到頭來還是不清不楚。上工之後Pierre驚覺貨不對辦,回想當時情境還是無名火起。「嘩,屌你老味吖!」開工時向跟他直接合作的負責老師詢問,Pierre才得知所謂「有份教四堂」指的不是「一個cycle四堂」,而是「一年四堂」。這四堂還要是拆成兩班,兩班分別教兩堂,所以合計四堂。

這種安排不但導致Pierre再一次喪失獲取教學經驗的機會,學生也得不到良好教學效果。跟學生見面機會少,初來甫到三唔識七就打真軍,課堂狀況自然不太妙,「我同啲學生interaction唔會好得去邊,好多monologue。我好難記得晒佢地啲名,甚至無時間同佢地分組。」

短期教學也將Pierre捲入行政混亂,面對頂頭上司查簿,他不好好追收功課跑好條數不行,但時間上卻不容許:「我教兩班,要俾兩份功課,教得每班兩堂。完咗喇,又唔會再入到課堂見學生,點收功課?你俾我教得少,又要我做齊全套。」

在正職得不到教學經驗,Pierre惟有放工兼職教夜校,在長工時和舟車勞頓夾擊之下份外疲累。

會議記錄地獄: 聽嗰時一舊雲,打嗰時兩舊雲

教學經驗沒有著落,對通識科課程的掌握有沒有提升?「係,通識的確佔我50%工作量。」Pierre承認校方在這方面沒騙他:「……不過就係庇護工場式工作。」

甚麼意思?即是人手釘裝通識科筆記,將不同教師製作的Powerpoint統一格式合併為一個檔案,諸如此類,像搜集資料製作教材的事務也不到Pierre經手,儘管僱傭合的有訂明這項職責。

種種雜工庶務當中,有一個反映現今教育工廠化的工作,叫「分卷」。Pierre向一頭霧水的記者解釋,一位學生交上來的一份試卷,並非從頭到尾由一個老師評分,所有試卷都會被分拆成不同部份,一個老師只會專責改其中一條題目,試卷分拆予各個老師批改之後再合併。Pierre正是負責將試卷分類疊好轉交一眾教師,這個工序就叫「分卷」,每次一做就花掉兩個小時左右。

如果這就叫通識所佔的50%工作量,另外50%就與晉身通識教師之路更加扯不上關係。Pierre現時月薪12,000元,以中學TA而言算過得去,「到2016年,仲有中學會出10,000蚊請人。」但這份薪水是學校合併了先前一個AT(助理教師,Assistant Teacher)和一個TA的行政工作而來,於是頂起兩人職務的Pierre變成要同時跟從兩個上司,兩邊的行政雜務都會丟過來。

「老師唔願做嘅就俾你做,難聽啲講,我地工作本質即係抿屎。」由於校長對會議記錄非常重視,不獨親自檢閱,還要求會後14日內須呈交正式會議記錄,經常負責打會記的Pierre就做到氣咳。「兩個鐘嘅會,會記要搞一日以上先至整好。」不是工作效率太慢,而是他一天的工作不會只得打會記。況且一個會記的生產牽涉多個步驟,每個步驟都要花時間:先列席會議做速記,會後再打成正式會議記錄的初稿,然後交給科主任審核,再發還回來修改,再上呈科主任,如無問題就簽名核實,最後上載至學校內聯網——文件來來回回,一旦任何人物環節發生甩漏,無法將會議記錄如期交給校長,TA還是隨時變成追究對象。

矢志走通識之路的Pierre不可能科科皆精,強行拉他去旁聽不熟悉科目的會議,術語聽不懂,打會記的難度更是倍增。「旅款(旅遊與款待科)我鬼識咩。聽嗰時一舊雲,打嗰時兩舊雲。」問題是,他現在至少要出席七個科目的會議,有時更要一日開四場會。

會議多有原因。Pierre工作的中學是band 3學校,全校600個學生有100個是SEN(有特殊教育需要),既然難以用成績吸引家長報讀,就得多舉辦活動讓他們相信學校能為其子女獲得適切發展,加上近年遇過殺校危機,搞活動就更緊張落力。於是除了學科會議,各種活動事前的籌備會和事後的檢討會加起來又是一大堆,Pierre要處理的會議記錄堆積如山,卻未能得到同情,反而因為學科和活動牽涉的教師一多,讓他淪為辦公室的眾矢之的,背後被狠批辦事不力。

完了嗎?未完,活動參與者要填問卷,輸入問卷數據的是誰,不言而喻。有待「分卷」的試卷和有待處理的問卷一棟棟堆疊在座位週圍,有一次高層路過絆倒,Pierre被命令要將文件移走。他失笑:「移?仲可以移去邊?」

工時長壓力大 八號風球早放工反成夢魘

工作瑣碎繁多,工時自然長。縱使合約註明每週工作五天,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其實已經超出職工盟建議每星期44小時標準工時——加班的例子也不罕見,而且當然沒有補水。遇著放學後的小組活動要收拾善後,都要Pierre出馬,例如煮食班結束後要他負責洗碗,一洗就洗到夜晚7點。受訪的那個週末,他也想著要不要趁假期打會議記錄。

千萬不要以為打學校工假期多,Pierre與學校簽約一年,合約給予的有薪年假只及《僱傭條例》規定的最低準則:7日。聖誕學校長假怎麼過?「返學校清文件清到趴。」6月的考試週呢?「老師比較得閑,我地TA唔得閑。」

細問之下,他在考試週一天的工作確實排得密密麻麻。

  • 07:50     回到學校準備
  • 08:30     為SEN學生的特殊考試監考(時間比一般考試長)
  • 11:15     打會議記錄
  • 12:00     午膳
  • 13:00     考試溫習班,逐一跟進學生情況協助溫習
  • 16:00     繼續文書工作/分卷/列席會議
  • 18:30     放工(理論上)

掛八號風球下午提早放工,可能是某些打工仔的美夢,在Pierre眼中卻是惡夢。「唔好有乜冬瓜豆腐,例如打風。唔係積咗啲嘢做唔晒,又俾人屌。」

邊緣人 :Teaching staff or non-teaching staff?

大學畢業6年,受僱於中學體制兩次,Pierre做助理的經驗都不理想。僧多粥少之下,越來越多奇人異士投身TA行業,除了像他那般學歷一早超出職位要求的人,還有不少身懷特殊技藝的高手,人材過剩之下最終寵壞了身為老闆的學校。Pierre既要處理前述多項行政工作以及連行政工作也談不上的雜務,亦要負責佈置壁佈板——假如原本該由學生佈置的壁佈板變成由TA佈置是一種荒謬,更荒謬的是連Pierre不懂用Photoshop去做壁佈板亦成為一項罪名。由於校內過往有TA擅長使用Photoshop設計華麗壁佈,校方就期望Pierre接手後也做同樣的事。

「有件事幾象徵TA嘅邊緣位置。」Pierre思量再三:「老師係teaching staff,TA係non-teaching staff,所以兩邊放嘅假唔一樣;但係離我個位最近嗰部影印機,指定係校務處文職人員同高層先可以用,TA想影印,就要行到老遠去用俾老師用嘅影印機。咁學校當TA係teaching staff定non-teaching staff?其實你乜都唔係,乜位置都無,佢鍾意塞你去邊就去邊。」

僱主要求多多,僱員薪金終究微薄,Pierre到今日仍未向親戚還清學債,能夠給母親的家用也很少。談到前途他心頭有氣:「屌你老母,都係做文書工的話,我做乜要萬二蚊喺度做?我去HA(醫管局)打份行政工唔好?」

他已決定離開現時任職的學校,向其他中學寄求職信碰運氣,心頭不高,找的也是通識TA——又或者在中學收生回升之前,連找一份通識TA工作亦已接近奢求。無法在目前崗位累積經驗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看不見校內還有教師空缺可供晉升:「當我開通識科會睇到啲老師全部四十幾歲,就知唔會咁快退休。」難望開設新教席之下,舊人不退,新人無法補上。

下任特首林鄭月娥聲稱將新增50億元教育經費,增設常額教師職位,Pierre對她毫無好感,但也承認是否盡快增設新教席是他考慮去向的因素。「如果佢今年唔加位,我可能會轉行。」年紀快近三十歲也是個心理關口:「唔會有位開,唔通我做TA再做落去?」

話雖如此,Pierre並不認為增設教席自己就一定能在短期內謀得一席,再在TA位置浮沉一段日子的機會依然很高。提到教協,他笑笑,認為對TA來說那是「老細會」,難以指望它代表同事權益。事實上教協在3至4月進行的「新增教育資源如何運用」問卷調查裡,似乎亦未有在問卷裡提供任何關於「改善中學TA待遇」的選項供會員選擇。從學校走到工會,TA仍舊擺脫不了「邊緣人」位置。

Pierre不是不同情教協那些堅持TA不應存在並應以增設常額教席代替、反對將TA納入常規薪級表保障其待遇等等主張,他只是覺得遠水救不了近火:「全港中小學估計有二千個TA,新增嘅常額教席係咪汲納得晒佢地?仲做緊TA嗰班點算?」

惟工新聞向教育局查詢全港中學CM及TA的職位數目,評估現職TA升遷過渡的機會,但當局稱未有統計TA的數字。儘管實際狀況儼如黑洞,但根據教育局的回覆,2016/17學年全港中學的「非學位教師」人數(主要為CM)只得4,800人,若要以此作為吸納所有現職TA的起始點,估計必須至少大增兩成崗位以上。

香港中學學位教師及非學位教師人數#

學年 學位教師人數 非學位教師人數
2012/13 18,800 5,200
2013/14 18,500 5,000
2014/15 18,300 5,000
2015/16 18,000 4,900
2016/17 17,700 4,800

資料來源:教育局
# 只包括官立、資助及按位津貼中學。

對於中學TA組織起來爭取自己權益,Pierre不表樂觀。行內人數多,流動性高,彼此缺乏交流,這些都是不利因素。Facebook是有以TA之名開設的secrets專頁,Pierre偶爾上去收風,但訊息匿名,群組不曉得有幾多同業留意,放出來的業界風聲亦真偽莫辨,行業資訊仍然極不透明。相比之下,學校體制的高層有壓倒性優勢。「資訊都唔對等,班校長自己有Whatsapp group。」得罪校長可能導致被唱衰,在整個中學教育界無人聘用,始終是底層員工的擔憂。TA能抬頭做人的日子,還有多遠?

 

相關報導:
【TA窮途‧下】十年轉校六次 助理見盡師生關係問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