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給他們宗教-或思念家鄉的自由吧 聽印尼移工說齋戒 

17/06/2017 - 1:49pm
Share
編按:現在正值伊斯蘭教的齋戒月,但是港人對這個穆斯林的大日子似乎了解不多。參與在港移民家務工運動的行動者F來稿,敘述他由移工口中聽到的齋戒文化,期望減少港人對齋戒的誤解及因而造成的限制。惟工新聞特此刊載。
 

文:F
 
這段時間如果你見到身邊的印尼家務工不飲不食,不用驚慌,他們也許在進行宗教所要求的禁食(fasting)。
 
齋戒是伊斯蘭教要求的「五功」之一,在伊斯蘭曆的第九個月(ramadan)進行,今年的齋戒月由西曆5月27日開始至6月25日結束。在齋戒月裡,穆斯林要反省、更加自律、犧牲、同情不幸的人,行為上要比平日更為嚴謹,例如是不可飲酒、不可說粗言穢語,目的是讓穆斯林的心靈從世俗事務中解脫出來,讓靈魂得到潔淨。
 
當中最重要、也經常受到誤解甚至限制的,就是禁食。在齋戒月裡,穆斯林須根據麥加時間,在日出至日落期間停止飲食,即使是飲水也不行。有人或許會擔心,不飲不食會否捱壞身體?也聽過不少印尼家務工姐妹說,僱主因為害怕他們沒有力氣工作,往往都不容許他們禁食。
 
理論上,為了脫離俗務潔淨心靈,穆斯林在齋戒月是應該盡量減少活動的,如能做到這點,禁食對身體造成的負擔並不是很大。然而回到現實,在這個窮人佔絕大多數的社會,停工一個月是何等奢談,手停口停是我們共同的命運啊。話雖如此,一邊遵守戒律一邊工作卻非不可能,畢竟這麼多年來印尼姐妹在節奏急速的香港也是如此地過。
 
印尼姐妹T跟我說,他們由七歲起就開始在齋戒月禁食,已經養成了習慣。禁食的頭兩三天比較難捱,之後身體就可以適應。不聽印尼姐妹V說也不知道,原來有些更為虔誠的教徒在齋戒月以外的日子也會進行禁食,V自己就是逢星期一、四禁食,她說,這樣可以更接近神。T說,禁食令他們更能夠理解窮人的感受,「例如是非洲那些沒有食物的人」。
 
而且穆斯林也並非全天候不吃不喝,齋戒期間,他們在日出前、日落後祈禱及飲食。日落後的祈禱及飲食(break fasting)是重要的時刻,人們會聚在一起進行儀式。印尼姐妹N的家鄉在蘇門答臘,他所在的村子有個頗有意思的做法:統計村裡有多少戶人家,總數除以七,一星期七天裡不同的人家輪流負責煮飯。「如果要我自己煮,我一定會想到頭痛,這是一個很好的安排。」為了補充體力,早晚多以甜食為主。N回想起那串餐單,甜番薯、椰奶、珍多冰......想起都流口水。
 
「有的僱主不喜歡我們禁食,如果沒有禁食我們就要付贖金(Fidyah)。」印尼姐妹H說,在應當齋戒的時候花了多少錢買食物,就要付同樣的金額作為贖金捐給窮人。遇上不發食物津貼的僱主,移工姐妹自掏腰包買飯之餘還要付贖金,可謂雙重損失。
 
不過,除了僱主不容許,穆斯林不進行禁食還有很多可能的原因。在宗教規定裡,孕婦、正值經期的女性、老人、病人、正在旅行的人都可豁免,同樣地,他們也要付贖金與及在日後補回缺少的禁食日數。齋戒月的一個星期日,姐妹H請我喝桂圓紅棗茶,向來不識相我的快口問了句,咦你今天不是要fasting嗎?可能同是女人,也可能是認識了一段時間,H很快就答我:「剛巧昨天來經了啊。」她一如以往地笑著,好像有點害羞又好像沒有,我立即後悔了問這問題。談論經期沒什麼好尷尬,但是好像搞到要她向我交待似的,哎呀,什麼原因其實都不要緊啦。
 
或許是我杞人憂天,但這座城市對他們的要求已經太多。早前友人在fb貼了一張照片,是一個移工中介所的招牌,強調公司的「特色印尼女傭」信奉天主教及基督教,全部可以食豬肉,絕無齋戒及包頭,這自然是對應著人們對穆斯林的誤解或排斥。印尼姐妹N提到,中介早跟他們說過工作中要煮豬肉,僱主可能會不喜歡工人戴頭巾(hijab)、禁食,也提醒姐妹縮短祈禱時間,做最主要的步驟即可。雖然還不是最苛刻的要求,但是人離鄉賤又身處僱佣關係,僱主一句不喜歡,堅持己見】豈是易事。
 
齋戒結束後是開齋節,類似中國的新年,對穆斯林來說意義重大。我曾有幸出席一個慶祝開齋節的聚會,席上有位姐妹的說話久久地刻在我心裡:「這本該是個與家人一起過的日子。」那是開餐前的發言,移工與支援者們聚首一堂,整段說話都帶著喜慶與力量,惟獨這句,聲線的顫抖無處可藏。
 
可以的話,還請各位僱主為這班異鄉人多留點空間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