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運縱橫】新書推介:《汗血維城──香港早期工人與工運》

13/06/2017 - 10:47am
Share

編按:滴水穿石,聚沙成塔,香港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多年默默耕耘,最近出版了講述香港各年代工運史的文集《汗血維城──香港早期工人與工運》,惟工新聞是日刊登相關書介。
 


不知不覺在網上寫工運史已接近十年了,今年勞動節可以結集出書,訂名為《汗血維城──香港早期工人與工運》,記錄勞動創造「東方之珠」的歷史。

我為何要寫《汗血維城》?宗旨就是要申明:「工人階級的解放事業,只有工人階級自己團結一致站起來鬥爭,才能徹底解決。」

香港工人運動史,就是見證了工人階級的勞動創造了「東方之珠」的事實。從香港工人運動歷史中,可見法治的階級性。有人說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法治精神,歷史告訴我們,香港的法治是有階級性的,香港法律是資產階級的統治工具,無產階級是被統治者,資產階級要我們遵守他們訂下的法律。當這些法律壓得工人透不過氣時,就會群起反對,衝破資產階級的禁止罷工令,以罷工來維護自身的合理利益。

書中〈國際工運下的1919 年香港搶米騷動〉一文,就是要說明全球化下,工人階級更要團結一致站在同一陣線上鬥爭。國際上有任何重大事發生都會波及世界每一個角落,你無處躲避,只能迎上前去鬥爭。

〈香港繁榮的恥辱──苦力貿易〉就是以另一角度指出,香港的繁榮是建基在工人階級勞動的基礎上。華僑遠在他鄉勞動,卻為香港的金融業做作出貢獻。

有學者以工業化來推崇香港的文明進步,本書的〈香港繁榮的恥辱──苦力貿易〉、〈香港妹仔解放運動〉和〈從香港第一條勞工法例看童工問題〉則站在道德問題上,來論說香港的文明是否進步。現今香港社會只問經濟成就,不理道德操守,這是社會文明進步嗎?

雨傘運動在勇武聲中落幕,〈香港長大的海員刺客──韋德〉一文,我們可以看到韋德槍殺洪兆麟後,軍閥仍然肆虐中國,視死如歸的韋德已經不止是勇武之人,他對自己的行為可有深思熟慮?未能解決一丁點政局遠景的勇武行為,只能博得一時掌聲而已。匹夫之勇不能解決腐化社會的深層次問題。〈海員領袖蘇兆徵如何選擇加入中共〉就是進一步說明領袖對自己的革命行動有多少深入認識,對革命理想的表面和遠景可有深切了解。我們的群眾運動為何而發動?遠景在哪裏?

今天工聯會的福利主義飽受批評,〈奠基工聯會福利事業的陳文漢〉一文所見,陳文漢為香港工人把脈,適時大力推行福利主義,奠基工聯會的福利事業,他曾為階級鬥爭奮戰多年,贏得全港工人的尊重,千里送喪。

本書一反潮流,以馬克思唯物史觀書寫香港史。近年出版的香港史多是不受任何理論或思想束縛,我卻反其道而行,強調以馬克思主義為主體來書寫。因此,我在書中列出不少當時香港工人的資料,使本書有如香港社會史。

《汗血維城──香港早期工人與工運》一書由香港中華書局出版,現已在各大書局發售,價每冊88元。

Share

梁寶龍,筆名「龍少爺」,中五畢業,八十年代開始業餘研究中國工運史,現因病退休全身投入,以香港資料為主研究香港工運史和二十年代國際工運史。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歡迎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