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工職場系列】經歷二十年來變遷 配音員寧轉行不願降身價

15/05/2017 - 4:56pm
Share
編按:惟工新聞去年舉辦工作坊,由獨立媒體(香港)小型岀版資助計劃支持,探討各行各業零散工狀況。參加者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訪談工友後寫成的故事將陸續刊登。到底免費報派報員被街坊追打至工傷怎麼辦?超市promoter如何被層層食價?配音員由合約制轉為零散化之後如何生存?月入過萬的陪月員真是一份筍工?工作不穩定又缺乏勞工保障底下的笑與淚,將為大家一一披露。
 

 
【惟工新聞】「 我寧願轉行,都唔願意同你地搶飯食。」家輝當了半輩子的配音員,看著行業轉變、從業員的尊嚴不斷被踐踏,他決意挺直腰骨。
 
配音員分飾多角無奈破壞本錢 廿年後合約工底薪不升反跌
 
「依家有啲後生仔,先廿幾歲,就要兼配埋四、五十歲嘅阿叔,佢三年前都仲係演緊十五歲嘅後生仔咋,依家壓到把聲沙晒。」在零散工的市場裡,價低者得,配音員的能力技巧越來越不被重視,製作單位為了減省成本,寧願要求配音員分飾多角也不願多請幾個人,到頭來受傷的是配音員自己。家輝為年輕的從業員感到難過,也為整個配音業憂慮:「為咗扮唔同年齡層嘅人,成日要壓低聲線,整體音域都降低,久而久之返唔到轉頭,本錢就被破壞咗,明明我地呢脫真係阿叔阿嬸嘅人仲有大把啊。」在行業尚未如此零散化、香港影視產業還未衰落的時候,配音員的待遇大有不同。
 
二十多年前,家輝原本在珠寶廠打工,是在藝員訓練班工作的弟弟發掘出這塊樸玉,建議他嘗試做配音。好奇之下,他報讀了配音課程。「以前係跟師父嘅,只要師父認定咗,就可以跟住佢搵食。」家輝很快得到師傅賞識,工作越接越多。1992年他離開珠寶廠正式入行,在亞洲電視台當全職員工。
 
那時亞視還有配音組,家輝得以當上正式的合約工,每月有穩定底薪8千元,在那時算是很不錯。配音員的工作量以「show」為單位,每show即半小時片長。家輝每日配六至十二show,接到的工作遠超最低額,「第一年就爆咗幾萬蚊show錢,80萬嘅樓,做幾年就買到。」
 
豐盛收入並非只靠電視台,未入亞視前,家輝已經到片場為電影配音。「90、91年嗰時2、3百蚊一晚,後來做咗正式配音員,最少8、900蚊一晚,通常都有1千蚊。」當年一套電影配起碼要配四晚,如黃飛鴻般的大片更加要配上幾十個夜晚。
 
保衛行業尊嚴與生計 寧願轉行不降身價 
 
2000年,亞視配音隊解散,配音工作一一外判。家輝開始以零散工形式接工作,人工越來越少。再加上香港影視行業整體的萎縮,除了1998年通行大減價外,配音員人工一直沒什麼變化。家輝慨嘆道:「收入冇增加,但物價就大增。」
 
他不諱言,大部份製作人對配音都沒有要求,只當是一盤生意。這幾年他收入不樂觀,三分一時間月份僅7、8千元,極少數時間超過2萬元。「如果我肯低價接show,一定大把job,但我唔會」,他仍堅守要十多年前的錢。在零散工市場想保衛尊嚴與生計,只有一起抬高價錢到某個水位,才可保障每人都有基本高的收入,不然就是爛鬥爛。
 
生活的問題總要解決,家輝寧願轉行也不願壓低身價。不過轉行又談何容易,他當年中三畢業,做了十多年珠寶廠,現時香港珠寶業息微,他也沒其他工作經歷。訪問之時,家輝打算應徵護航:「去見工,人哋問我想做咩職位,我都要反問返佢『有咩啱我做?』」
 
聲音在台前人在幕後,家輝認為自己是藝人:「呢份工需要專業,我哋希望得到人尊重。」
 
拖糧成行業慣性 配音員組工會爭取加人工
 
嘉蕾比家輝晚了三十年出生,未能經歷從前的風光,入行的路也更崎嶇。她自小喜歡看日本動漫,2008年開始自己找配音課程來讀。畢業後,她先是做了幾年文職,有時下班到錄音室配音。做辦公室工作要朝九晚六,而配音工作都不常在夜晚進行,時間這一大的局限使得她錯失了很多機會。掙扎了一輪,抱著「趁仲有少少青春,不如一搏」的心,毅然以自由身形式投身配音業。原本她只打算做一兩年,現在卻已經是第四個年頭。
 
幸而尚有積蓄,不然很難捱過又長又不穩定的糧期。拍攝業的自由工作者曾笑言:「我今個月有萬幾兩萬蚊收入啊,不過仲喺人哋戶口度未過數。」配音員大抵也就是這狀況。「有一間錄音室可以一個月後出糧,其他最快都要三個月,慢嘅就要半年甚至更耐之後先收到錢。」嘉蕾解釋道,現時他們自由身工作的形式,多是由導配招攬,到錄音室工作。而錄音室要收到客人付帳後,才支付到配音員的薪酬。嘉蕾指,自由身的配音員沒有合約,走數也是曾有的事。
 
行頭窄,做自由身的全職配音員加起來約百多人,從業員之間不少都互相認識,慢慢醞釀出集體爭取改善待遇的想法。數十名自由身配音員在2014年發起「聲級行動」,寫信給有關各大電視台,爭取調整整體制作費,結果成功爭取有線電視調整整體制作費承諾,隨後他們在2015年尾更成立「香港配音從業員工會」。不過,其實薪酬也只是回到2008年的水平,而經過錄音室分配後,配音員可獲得多少薪酬,仍有不確定因素,薪酬水平可否提高,最終還要看從業員能否團結起來。
 
 
 
Photo credit: FootMassagez via VisualHunt / CC BY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