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被逼睡在住廁所廚房 違標準合約要求

10/05/2017 - 8:47pm
Share
【惟工新聞】今日(5月10日),外勞事工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 MFMW)發佈一項關於在港移民家務工(外傭)的研究報告,結果顯示大部份移工都被安排於不合宜的環境中居住。
 
外勞事工中心發表研究報告
 
半數人沒自己房間 休息不足影響健康
 

在入境處的強制留宿規定下,移工必須與僱主同住。MFMW訪問了3,075名印尼及菲律賓移工,當中超過一半人有自己的房間,但是居住環境並不理想。這千多人當中,有近半人沒有自己房間的鎖匙,過半人的僱主還在沒有他們的同意之下會進入其房間,當中3成人的房間有其他用途,例如是儲物房、晾衣服、洗衣乾衣、電腦房或辦公室。MFMW的發言人Norman Carnay指,移工即使有房間亦未能享有基本的私隱。

雖然標準僱傭合約要求僱主提供「合適的房間及合理的私隱」,但近半人沒有房間的工人當中,7成人與僱主家庭共用房間,2成人住在客廳,45人住在廚房,5人住在廁所。報告舉出一極端個案,顯示在現有規例的限制下工人面對的惡劣處境。一名受訪工人的僱主家中只有一間睡房,僱主同時把屋子用作營運旅遊中介公司。移工只能睡在辦公空間的工作枱下面。那裡的空間狹小得不能放下一張床墊,工人只好把衣服舖在地上來睡覺。一開始,僱主就告訴工人不能提供睡房,但承諾在晚上十、十一時以後就不會有人在辦公室裡,可以讓她好好睡覺。可是後來很多次都有人工作到凌晨兩點。在辦公座工作的人多為男性,讓該名工人感到害怕,往往無法得到充份休息。在發佈會中,Norman展出多張照片顯示移工狹窄、不合適的居住環境。

 
受訪移工拍攝自己的「房間」
 

此外,工人居住環境的基本設備亦不足夠。3成人的僱主在夏天沒有為其提供空調或電風扇,過半人的僱主沒有在冬天提供暖氣,1成人沒有得到標準合約所訂明的床舖。

這些環境對移工的身體健康受到重大影響,來自亞洲移居人士聯盟(AMCB)的Eni Lestari指出,很多人的休息都不足以回復體力,移工普遍都有頭痛、背痛、經期不規律等問題。為了保持清醒,不少人每天需要飲3至5杯咖啡。根據菲律賓領事館及印尼領事館提供的數字,2016年至少有144名在港移工死亡,大部份人的死因是嚴重病患,包括爆血管、癌症等。她認為,這些病患情況的出現與工作環境的壓力有關係。

 
本勞外勞非對立 照顧者普遍待遇差
 

一方面,移工居住環境極為惡劣,但本地基層工人的狀況亦不遑多讓,除了居於劏房外,近年逼不得已露宿的人更越來越多,合宜的居住環境似乎遙不可及。甚至有人認為移工獲僱主提供住宿已經是優待,不應要求太多。但是來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的胡美蓮認為,本地人與移工並非對立:「既然打工仔自己都覺得辛苦,就無理由鬥慘。」她指出,不論是本地還是外地的照顧者,都受到同樣的忽視及惡劣對待,很多家庭中的照顧者都是無酬的,即使有酬如社區褓母也只有一小時18元的津貼,而且不被認為是工作。

現時已有人提倡要為照顧者提供津貼,除了合理報酬外,也需要基本的尊重。「對於幼稚園老師,啲人會尊重,因為係將自己細路交咗俾佢睇。其實照顧者都係要照顧老人細路,外傭仲要清潔家居,好應該得到同樣嘅尊重,有商有量,考慮對方需要同感受。」

強制同住是2003年「人口政策專責小組」發表報告書後,政府實施的行政規定之一。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表示,為了「減低外傭取代本地工人職位的機會」,小組建議政府採取強制同住的措施。矛盾的是,當時曾蔭權自己也承認本地與外地家務勞工是兩個不同的市場。

 
團體要求列明不合適居住環境 廢除強制同住讓僱工自由選擇
 

針對制度缺憾及政府行政的問題,MFMW提出一系列的訴求。現時聘請移工的標準僱傭合約中,規定僱主要為工人提供居住空間,合約只列出「合適的房間及合理的私隱」含糊的要求。MFMW要求政府清晰列明不合適的居住環境,例如是廚房、廁所等。此外,勞工處亦應強加巡查,為移工制定投訴途徑。政府應分析世界各地的最佳實踐及按照國際標準,調查香港的相關政策,與及遵守及落實國際勞工公約第189條,保護家務工的人權與尊嚴免受進一步侵犯。

MFMW建議,政府應重新考慮移工的住宿安排,把在外居住納入選項之一,讓移工與僱主按照具體情況作出選擇。對於有與會者擔憂外出居住會增加僱主或移工的負擔,Norman表示,他們並非回應,並非要求所有移工都在外居住。在2003年強制同住實施前,只有不足一成人(約一千人)在外居住,交通住宿成本都是僱工雙方的考慮,而MFMW的目標只是想引發討論空間,最終讓人可以選擇。

 
相關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