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打散工手記】追糧追到蝕車費 被中介炒魷

08/05/2017 - 8:19am
Share

話說上星期已經返了最後一天的game promoter,本星期正式投入成為游手好閒賣衫收銀。朋友介紹一齊做,好似重返中學一齊去自修室。賣衫也是臨時性質,計落剛好賺到下月旅費,去完旅行先算。

5號時在whatsapp組內問幾時出糧,佢同我講10號前,到了7號那天,在開工途上,忍唔住whatsapp問出糧,滾都火埋,唔問都唔通知。佢話,請大家要明白佢地忙,計數核對需時。明咩白啫,準時出糧天經地義,我忍唔住小咗幾句,有條agent女話,你咁不滿,有咩直頭上嚟搵我XXX講。哇,我心諗你係咪short架,在廿九幾個promoters前表現成咁。實在我覺得開大眾群組是管理大忌。

深觀一下自己發窮惡的狀態。終於親身體驗到以前當值聽勞工法例諮詢時,啲友點解無糧出都照返工。其實我又唔爭那麼幾天用錢,但作為前勞工組織幹事,覺得自己竟然不能在7號前攞到人工,實在太折墮。深深覺得自己係在發脾氣,多於爭取。而事實上,如果我不是望住今年8月,在這種工作之中不斷打圈,是會絕望到死。

上星期返工識咗兩個小朋友,一個是話以為我剛考完DSE的IVE木工少女,另一個是final year Engineering大學生。呢個Engine仔,好靜局,撩佢講嘢只係一句起兩句止,但佢話佢都係做埋呢幾日,下半個月去做工展會,有六十幾蚊一個鐘,雖然粗重無冷氣。「筍工」係朋友介紹。

在promoter拍檔中,認識的每一個後生仔女,即使背景階層幾咁唔相近,大家都有同一個話題,就係邊度有兼職搵。有些會話,做game promoter幾好,企下有錢收;有個小朋友話,堅拒講hello byebye,覺得呢份人工唔包。大家對呢份工觀感可以差很遠,但對生活,都同樣咁灰:係唔係畢業出來就係咁?Agency定老闆再無理係咪都唔出得聲?工作係咪就係無意義?

佢地對工作對香港,有好多疑惑。開個part time散工資訊共享平台,絕對組織到呢班人。

終於出了糧,連兩千蚊都唔夠。出糧要專登過海簽票,真係車費都蝕埋。以前工作經常走走趯趯,都成日唔claim車費,真係做咗咁多年野以來,第一次會計人工與車費的比例。

本星期開始,連住落做賣衫收銀(而賣咗兩日都未開過單XD),直至月尾。然後尋日放假,正打算出門郊遊,拎起電話見到missed call,打返電話去,原來係散工agency,即刻已後悔call back,電話轉了幾輪,又係臨時搵人開工。收咗線後,其中一條agent女whatsapp話:「下次你打來可否講你叫全名,咁樣我地會好混亂。」X你老味,啲火又上頭,我覆:「我肯call back已經算盡人事」,佢話:「咁盡人事咁我地以後唔搵你囉。」

即係其實做工作中介做到好似佢地咁鍾意同啲promoter打咀炮,真係唔怪得佢地一直都咁缺人。但諗深一層,呢啲agency請呢種其實都係妹妹(對我來講),人工可以有幾多,promoter個人工又唔係佢地定,佢地又真係無必要對promoter掩飾自己,每日見人地甩底、搵人、被promoter西9……都是西西弗斯的石頭一樣。而每一層的壓逼者,都覺得自己才是被壓逼者。

為了終結仇恨的循環,我決定借IG的圖,回覆agent女(如下圖),決心化解仇恨(定係笑9佢?)。Agency過咗一陣就直接將我從promoter個群組移除了。算唔算是我工作生涯裡第一次被正式炒魷?

 

Promoter奇遇記前回章節:
一日promoter-身體攰,個心更攰
中途變卦的一天
與保險神人、學生哥part住做promoter的兩天
中介弄巧反拙,派勤工獎引來一身蟻

Share

小圓。前勞工組織幹事,一件有良好生涯規劃的80後,人生中段出現天氣不似預期的縫隙,以大驚小怪及隨遇而安的心態,踏上了散工之旅,發展另一套工作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