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工職場系列】陪月員貼身照料代價高 幫媽媽按摩自己傷身

04/05/2017 - 12:08pm
Share
編按:惟工新聞去年舉辦工作坊,由獨立媒體(香港)小型岀版資助計劃支持,探討各行各業零散工狀況。參加者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訪談工友後寫成的故事將陸續刊登。到底免費報派報員被街坊追打至工傷怎麼辦?超市promoter如何被層層食價?配音員由合約制轉為零散化之後如何生存?月入過萬的陪月員真是一份筍工?工作不穩定又缺乏勞工保障底下的笑與淚,將為大家一一披露。
 

 

【惟工新聞】阿珍很喜歡小孩。在公司做了二十多年會計,廠房北移,她選擇留在香港。中年轉職不算順利,幾經轉折,她報讀了婦女中心的陪月課程。很多同期的同土學都比她先上岸,分別只在於其他人有生育照顧小孩的經驗,較易獲得僱主信任。有人勸她何必老實交代自已沒小孩,她卻堅持不想講大話。

等候工作期間做家務助理 精通養生煮食技巧

陪月員酬勞不低,但好運的話一年最多只做到8個月。阿珍說,每次接工作前後都要預留時間,預備媽媽早產或晚產,其餘時間就要打其他散工為生,家務助理或褓姆是很多人的選擇。接不到工作,阿珍只好一邊進修,一邊做家務助理為生。做家務是平常事,但一想做到要幫人洗廁所,做慣文職的阿珍還是很難接受。跨過心理關口,她迎來了機會,碰上一個在找陪月員的家庭。

很多人相信坐月是生產後身體復原的關鍵,陪月員因而要掌握諸多產後養生技巧,阿珍為此花了不少時間去報讀課程,學習有關中醫食療、催乳、穴位按摩、小孩身體等等的知識。

每天需連續工作8小時,買菜、煮食、照顧媽媽小孩,樣樣都是功夫。每到一個新的地區工作,要摸熟街市環境,「有啲菜唔係個個街市都有架,例如係石祟魚,對傷口復原好,但細街市就無得賣。」

按摩過後傷身又易病 僱主要求多卻不信任  

照顧工作並不輕鬆,選擇母乳餵哺的媽媽擔心奶水不足,陪月員便要幫手催乳。阿珍指,費力的按摩「其實好傷我哋身。」由中醫角度看,媽媽生產過後體虛易有「風」,會導致頭暈甚至生病。阿珍不時要幫媽媽按摩驅風,結果風就走到自己身上,每晚要浸薑水去風,但這方法並非時時湊效,她不時因入風而患上傷風感冒。

阿珍形容,每天的工作都是一場耐力戰,如果未能做足8個鐘就走人,會被認為是「揀嘢做」,名聲壞了日後也難接到工作。香港以OT時間超長聞名世界,陪月員也走不出這慣例。阿珍遇過僱主要求她兼任褓姆、家務助理,接小朋友放學幫手沖涼。僱主一家把重擔交給陪月員,卻不一定信任。有的婆婆愛以挑剔表達對媳婦孫子的關切,處處質疑阿珍「係咪亂嚟架!」有的媽媽對食譜不滿又不願明言,只是向中介公司作出投訴。

中介抽佣三成亂列黑名單 冀工會成平台對抗中介壓迫

這行靠的是人脈和口碑,中介公司瞄準這缺口應運而生。現時阿珍接工作的報酬是18,000元一個月,她2008年加入一間中介平台時,每月只收到5,000至6,000元,有多少報酬落了中介袋裡,不得而知。有新入行者為了爭取工作機會,「寧願俾人食」也要依賴中介。中介自然不會放過這賺錢的機會,阿珍指有中介公司會要求陪月員兩年內只接受該公司工作,抽佣高達三成。為了應付顧客,當中介公司收到投訴後往往不顧緣由把責任推到陪月員身上,投訴累積兩三次,陪月員便會被列入黑名單難以接到工作。

「好似俾中介揸住條頸咁,啱又好錯又好,都要硬食。」她入行不久便加入工會,資深的同行教會她很多應付問題的方法,當中的交流令她信心大增。成為工會理事的阿珍希望把工會發展成一個取替中介公司的平台,讓陪月員可以交換工作資訊,互相協助而毋須再被中介抽佣。

對於喜歡小孩的阿珍而言,工作儘管辛苦但也樂在其中。每次嬰兒滿月,她都會買些衣服、給一封百元利是,她低頭笑著說:「根本就當佢係我個孫咁」。

 

相關報導:
【零散工職場系列】長者拎報紙助你早收工?派報員見證基層內鬨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