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了工資別給我,直接打去房東賬上謝謝

26/04/2017 - 12:24pm
Share

標籤

編按:中國大陸不少城市近年凍結最低工資,但即使在有調高最低工資的城市打工,生活也不見得好過。一河之隔的深圳將於今年6月增加最低工資,結果卻淪為業主虎視眈眈的肥肉,你加薪5%他們就加你租40%,將工人荷包搜刮乾淨。當地工人蒐集辣手加租的證據,連同心聲自己在《尖椒部落》發表,惟工新聞特此轉載。5月1日就輪到香港打工仔增加最低工資了,我們的租金去向又將如何?
 


文:好多蔥

我是一粒塵埃,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去。

在這繁華的都市,每到夜深人靜,一個人總是不由自主地感慨:我們都向往都市的繁華,可是真正到了城裡,現實的骨感又讓我們害怕身處其中。這很矛盾,何嘗不是一種悲哀。不是我們想背井離鄉,是生活讓我們沒得選擇。我們向往著更美好的生活選擇進城打工,卻發現自己只能選擇卑微的生活方式。

我們為了生活不斷努力奮鬥甚至自我剝削,最終卻還是讓生活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大致已經忘了那是什麼樣的心情了,不過那天天氣是非常的陰沉,還下著雨,那時我在前往醫院的路上,跟往常一樣走路習慣刷手機,快要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就刷出了一條新聞:「重磅!深圳公佈今年最低工資標準!」今年6月1日開始,我們的最低工資會從2,030漲到2,130元。

最低工資上漲,按理說是個好消息。但我看著這新聞,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反而心情變得更加沉悶、失落。

果不其然,信息公佈出來後還沒過一晝夜,城中村的房東也湊起了熱鬧。本來說好不會漲房租的房東,一下子給我們來了個突擊:六百的房租漲到七百八,五百的房租漲到七百。

當天下午三點左右,工友們也陸續收到了房東的告示。


工友拍攝的房租上漲通知

我憤憤不平地去問房東,房東卻回答我:「周邊的房租都漲了,如果我不漲的話就過不去,所以必須跟著漲啊。」

我身邊的工友也紛紛遇到同樣的煩惱。有人承受不了這種突然增加的經濟壓力,被迫考慮辭職搬家;有人去和房東談判交涉,卻反被房東逼遷。

眼看著房租在漲,我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截圖來自作者

不光是房租,店鋪的租金自然而然也跟著漲了起來,牽一發而動全身,物價當然也漲了。好不容易漲點工資,錢還沒到手,先送給了房東和店家。我簡直懷疑漲工資不是為了提高工人的生活水平,而是為了房東們的創收。

我們以為自己是在為生活而奮鬥,到頭來還只能是個「打工的」,除了自己的身體,除了自己的雙手,一無所有。

有的時候,付出與收獲不是正比的,這讓我切實地明白了什麼叫「為他人作嫁衣裳」。

都說社會在進步,生活比以前更好,但現實與理想的差距又總是那麼的遙遠。社會是在進步,經濟在發展,但我們的生活也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好過一些,說是舉步維艱也不為過。工人們還是要為了更好的生活而沒日沒夜地加班,有的人更是身兼多職,只為了手頭能不那麼拮據,心裡面踏實些。

就像《半斤八兩》這首歌寫的:「我哋呢班打工仔,通街走糴直頭係壞腸胃,搵嗰些少到月底點夠洗,確係認真濕滯」,「出咗半斤力,想話攞返足八兩。家陣惡搵食,邊有半斤八兩咁理想」,「我哋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隸,嗰種辛苦折墮講出嚇鬼,咪話冇乜所謂」。

我不過是茫茫人海中的一粒塵埃,不奢求在這千萬人中有怎樣耀眼的光芒,取得怎樣的成就,只是想做一個普普通通的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如果就連這麼平凡的心願也不能實現,那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什麼。

現實卻是:我還在貧困線上苦苦掙扎。

我是一粒塵埃,只不過是一粒塵埃。

 

原刊於尖椒部落

Share

尖椒部落是專為打工女性提供生活及權益資訊的平台。立足基層,倡導性別平等,放大女工的聲音。認識中國女工,從這裏開始。
網站:www.jianjiaobuluo.com
微信訂閱號:jianjiaobuluo
微博:@尖椒部落
QQ空間:2742702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