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幫李榨到盡 理貨員過年前的辛酸

02/02/2017 - 10:46pm
Share
【惟工百業專訪】平日到屋樓下逛街,少不免手痕到超級市場掃貨。新年將近,擺滿過年禮品的超市人流更比平日多上一倍。可有想過,那些琳瑯滿目的貨架及禮品山是如何煉成的?要多少人才能排到那整齊的貨架?超市的食物如何入貨,又有多少是倉底貨?比比(化名)有話要告訴你。
 
比比任職於某大型屋邨百佳超級市場,職位是一位理貨員。有大學沙紙的他,看上去雖說不上健碩,架著眼鏡說話小聲,一副斯文人模樣,但畢業後的工作都以體力勞動為主。曾做過快餐店廚房,後來想找文職不果,在家附近兜個圈,見樓下超市請兼職理貨員便毅然應徵,一做就是從2014年至今。除了外場整理,理貨員的工作還包括管理貨倉,及接應落貨程序。
 
繁忙期減人手、食物擺到發霉:跑數制度惹的禍
 
新年前各家都忙著辦年貨,這段期間無疑是超市的繁忙期,前線人員自是做到無停手。可恥的是在這段得閒死唔得閒病的時期,店舖經理卻減少人手。比比指出,公司會為每間店鋪定立預算額,這筆預算除了用以購入貨品,還包含經理的花紅,經理因此非常緊張預算額的多寡。由於金額是根據該店的過去一年的收入和支出而定。每年結算之時,經理總會用盡方法「砌靚盤數」,令公司批出更高金額。比比抱怨道:「為咗減少支出,經理一到年尾就叫兼職唔好返工,但係本身都已經唔夠人做嘢,佢淨係識叫人勸力啲。」。
 
這種營運模式不只剝削打工仔,消費者也身受其害。貨倉與店舖是兩個獨立的部門,兩者之間缺乏協調,為了跑數賺花紅,貨倉出貨往往不理會店舖的實際需要。新年期間貨倉會放假,為求方便,倉庫便把貨品一次過送到店面。「新年前就試過返120箱橙,明明同office講截單咗都照嚟,幾日賣唔完,生果都爛曬。」這樣荒謬的例子,比比隨口都可以講多幾個。
 
「新年前一次過送好多湯圓同水餃嚟,舖頭個倉無雪櫃,結果湯圓擺到融曬,我地先走俾第二間鋪。啲水餃無位擺,喺常溫之下擺咗幾日,我地惟有降價賣,點知賣幾多退幾多。全部都變曬紫色,發曬霉!」說到這裡,讀者是不是想立即望望自己雪櫃的新年食品包裝是否乾淨?等等,以上的還未算反胃。「有啲可樂運輸時壓壞咗,無地方擺,就擺廁所前面,惹咗好多曱甴喺上面爬。我有時間先洗返乾淨,將啲無壓壞嘅砌返埋一pack。我洗到仆街呀……」比比語重心長地說道:「喺度做過,我唔敢買佢啲特價品。」
 
比比指出,百佳的「新鮮食品」很多時並不新鮮
 
落貨外判反使工作量增 工具破爛做到周身傷
 
體力勞動看似簡單,但如何落貨散貨,非單是一項勞動──對比比來說,更是身經百戰才能訓練出來的一門專業。要懂得使用積車、介刀,還要掌握如何最快拆掉不同的紙箱等等。
 
一般來說,分別會有三個倉送貨到超市,分別是生果、鮮肉奶類、乾貨及袋裝貨。三個倉各有不同車隊,「有時佢地撞埋一齊來貨,打曬蛇餅,惟有嗱嗱聲清貨。」比比便著手勢說明,「一日來貨30至40塊卡板,疊起貨嚟仲高過個人。」貨到以後,下一步就是由板上拆下來貨物,再搬入舖裡。
 
有的超市會安排拆貨員跟車拆貨搬貨,百佳選擇將落貨工作外判。比比認為,這樣的外判制度非常不可靠。外判落貨隊與貨車的協調並不理想,有時貨車到了落貨隊還未到,落貨隊在星期日及新年也會放假,搬貨的工作最終還是落到理貨員身上。
 
搬貨要用手動積車逐少將卡板貨運回店鋪貨倉,特別需要強調手動是因為比比店裡的積車已經有30年歷史,除了工具陳舊以外,其實現在已有電動積車這回事。「惠康都用電動積車啦!我地店鋪落貨區同鋪都有段距離,好多時要自己推貨,個個都周身傷,又拉傷又夾到手。」
 
買店頭設備的budget需要向總公司排期申請,亦會歸入支出的紀錄。店舖經理為了減少支出做好盤數,選擇把問題一再拖延。。「總之啲設備就虧到仆街,之前因為買新積車要排期,經理寧願自己俾錢換碌。」積車如此,運貨的貨籠也一樣。「我裝貨搵到一隻籠有四個碌都已經好好,好多時都只係得一至兩隻用得,或者全部都唔用得。」在工具不足的情況下,員工只好以身犯險來完成工作。比比提到,當他們要把貨物放上貨架又沒有梯子可用時,藝高膽大的老手就會把購物車當作梯子使用,技術高超者更可像溜冰般滑行。比比感嘆道,不論員工多勤快,也是巧婦難為無米炊,公司不肯增撥資源才是工作效率難以提升的主要原因。
 
而且,同屬理貨員,兼職比全職的還少一節津貼,實行雙重標準榨到盡。「規則上係全職同事先可以去落貨區,呢啲係額外粗重嘢,佢哋會有落貨津貼,,大約有$700左右津貼,但兼職就無。」
 
規矩還規矩,這些規則明顯都是老細的卸膊頭盔,缺人搬貨時不理三七廿一員工也要頂硬上,危險工作指引更多時候不過是一張紙而已。「例如以前有店(的同事)喺尾板仆落嚟整傷,之後就規定司機要操作尾板,而且搬貨嘅人唔可以上尾板,兼職係唔做既。不過事實上都係無人理,整咗個守則出嚟係保障公司多過同事。」又如公司在鐵梯上寫明要有人扶住才可以用梯整理高層貨架,但基於人手緊絀及工作量大的問題,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兩人用一梯整理同一處。「執正嚟做等於自己唔駛收工。」
 
公司在梯子上標示工作守則,比比指出人手緊絀下很多規則都無法遵守
 
經理無權聘新人 一個理貨員做遍一區分店
 
雖說這份工作的性質只是「兼職」,斷鐘計糧不該說有加班補水,實況卻是唔要份糧都無得走。「好多時多嘢做,老細同同事都唔會想你走,佢地會有嘢講,啲全職話你唔夠兄弟。(兼職員工)都無得話走就走。」
 
比比所在店鋪的兼職共分兩更,早更是早上7點到下午5點30分,晚更要由下午2點踩到午夜12點。大時大節前如新年前等繁忙期,同事返晚做到早上七時都不足為奇。午更的更表雖說是返2至12,送貨車隊卻通常在7時至11時才到,搬好貨回店之後都已夠鐘收工,可是員工實際上還要執好手尾整理好貨架才能打卡。
 
比比言剛入職時都有4至5天準時收工,頂多都是工作到2至3點,惟有星期四是轉產品折扣的日子,才最多超時工作。但現在超時工作卻已成常態,夜更做到早上7時才走也不足為奇。為什麼會愈做愈夜?「公司越來越多新貨,要轉優惠同時又要轉貨架,即是越來越多貨架執。全場price tag同海報又要換,放7點一啲都唔出奇。」比比所屬店舖的面積算是中型,剛入職時,店裡的全職理貨員有3個,兼職有4至5個,現在人手只剩不足一半:「得返1個全職,1至2個part time咋。」貨多人手少不是個別店鋪的狀況,有兩個人幫手理貨已經很好──沙田某大型分店便只有一個全職理貨員。還有更差的,是有些店鋪根本沒人,需要人「幫鋪」,即一個理貨員要在同區不同分店遊走整理亦是常見之事。
 
如此規模的集團,連每店一個的人手都請不到,莫非是勞動條件太差?的確說不上好。全職理貨員的底薪才得一萬,兼職則是時薪38元,想幫林鄭買條卷裝廁紙傍身都只是勉強足夠。如此薪水,涉及體力勞動,工作時數又沒有保證,應聘人數自然不多。但更令人發笑的是高層企圖高度中央集權的政策──「分店要請個兼職,都要公司總部第二把交椅點頭先請得!」比比說時一臉慍色,「加人工,加一兩蚊都要評核。公司(總部)限制(評核表)唔可以拎到太高分,高過某個分數經理就要同上頭解釋。咁佢地咪少做少錯囉。我地跟據評核嚟加人工,啲人都係加得兩、三舊水。」
 
對服務業的工人來說,最麻煩的莫過於「大粒佬落鋪」。員工深怕被捉到小錯處被訓一輪不在話下,店頭經理更加精神緊張,深怕自己店鋪被公司視為負資產。比比說起的那些時候的工作狀況,就像一個長期被監控且沒有發言權的囚犯一樣。「老頂行鋪唔滿意,經理咪俾人屌,我地就做咩都錯。」除了化作出氣袋,比比與同事還會受到經理「熱情」的視線招待。「佢會不時望下你係咪做緊嘢……會睇閉路架。」經理下班以後,他還是會常常疑心暗鬼忖度他們無人監督就不事生產,比比亦被質疑過數次:「同事會好慶,明明做到咁都覺得我地唔夠勤力!」比比憤而續道,有時老細見貨架未滿及未整理好,還竟敢火上加油講句「咁多人都做唔好!」。
 
作為前線員工,比比批評公司的政策實在過於短視,例如不夠人手上貨架,沒東西賣自然不能賺到更多的利潤。別的崗位也有同樣問題,「明明有六部收銀機,高峰時候只有兩至三個人開cashier,客人都唔想排隊啦……文員有時都要頂埋收銀。」員工之間的工作雖會互相填補,但也不是長久之策,只因為要應付的工作量實在過於龐大。「老細咁諗(員工不勤力)會好嬲,佢地業績唔好就淨係賴同事,又唔諗下自己啲決策。」
 
閱讀更多:惟工百業專訪
 
惟工百業
行行有本難唸的經,但又隔行如隔山,做這一行搞不懂那一行的甜酸苦辣。惟工新聞不定期深入訪問各行各業人 士,設立「惟工百業」系列,讓大家自述工作辛酸,打破分隔開全香港三百萬多打工仔的大小圈子。假如看完覺得自己返工更慘更血汗,不要去羨慕,不要去妒忌, 請將你的工作故事電郵至info@wknews.org,惟工新聞團隊會嘗試跟進,把你的心聲傳揚開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