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線工人「被打卡」 揭建造業僱主瞞報工傷十大賤招

26/11/2016 - 8:33pm
Share

【惟工百科】港鐵工程意外不斷,近日一位52歲工人今年9月在沙中線地盤因工受傷,惟一直未獲工傷賠償。工業傷亡權益會調查後驚覺工程承辦商除以「年老機能退化」為由否認工傷之外,亦涉嫌趁工友住院期間的空檔偽造打卡記錄,製造「復工」假象,可能誤導勞工處,現時工傷個案被列為「存疑個案」,賠償遙遙無期。

除了以「打卡陷阱」對付已呈報的工傷個案,工權會指建造業還有各種常見賤招對付尚未呈報的工傷個案,阻礙苦主獲得工傷賠償,各位打工仔必須小心留神。

一. 假自僱

明明開工指示和開工裝備全部都是僱主提供,地盤工人一旦工傷,部份僱主為迴避賠償可能會聲稱僱員為「判頭」,指苦主屬「自僱人士」,不在《僱員保償條例》保障範圍內,不能申報工傷。

二. 私下了斷

為阻止僱員呈報工傷,避免留下工傷紀錄導致保險公司日後加收保費,部份建造業僱主極力游說工傷苦主私下解決,不要向勞工處報告,手法包括動之以情(例如打友情牌拉關係),誘之以利(例如私下給予數千元「醫藥費」作為交換條件),脅之以威(例如暗示若工人呈報工傷將危害其未來受聘機會)。

即使私了協議可能為苦主帶來一定金額的即時賠償,但傷勢檢驗需時,假如日後發現傷勢比想像中嚴重,後遺症須長期治理,工人卻因為當初接受私了而延誤呈報工傷,有可能會增加申索正式工傷賠償的難度。

三. 玩失蹤

勞工處規定工人呈報工傷時必須提交具體僱主資料,包括公司名稱及登記地址等,但建設業工人往往只被告知到哪個地盤開工,未必聽過以上資料,與僱主的聯絡方法可能亦只得手機和Whatsapp。有僱主看準行內這個弱點,發生工傷事故後就突然失蹤,不再接聽苦主電話,以免工傷受害人獲得足以呈報工傷的進一步資料。

四. 不承認工傷存在

有僱主會以各種藉口否認僱員因工受傷,例如強硬表示看不見工人受傷經過、認定工人是在工作場所以外受傷,又或者推卸到工人自己年紀大或孱弱等因素上面。

「打卡陷阱」也是部份建設業僱主捏造「無工傷證明」的伎倆。他們會指示苦主回去地盤打卡,留下「開工紀錄」然後才准許工人休息。他們企圖製造如常開工的假象,在工人日後呈報工傷時作為否定工傷存在的證據。

五. 造謠誤導 曲解法例

部份僱主利用工人對法例的不熟悉,散播謠言扭曲法例,誘導苦主相信自己不具備取得工傷賠償的權利。常見例子包括聲稱「不夠418(連續受僱於同一僱主4星期或以上,每星期最少工作18小 時)的散工沒有工傷賠償」,以及「報工傷要『證人』,無人看到你受傷經過就不能申報」等。

六. 滋擾恐嚇

打工仔最怕打爛飯碗,有僱主刻意欲擒故縱,先許下空頭承諾表示會繼續聘用工傷受害人,然後威脅若苦主呈報工傷則不會聘用,逼工人放棄取得賠償。更有僱主日以繼夜打電話「問候」受傷工人及其家人,甚至派人到醫院或其居所附近監視,又或者委託私家偵探跟蹤刺探,製造心理壓力逼使苦主就範。

七. 拖延呈報

僱主以公司內部行政程序為由拖延,足以讓工傷工人無所適從。常見手法包括聲稱「負責人不在公司」、「公司沒有相關資料」、「公司不知情」、「正等待其他部門回覆」等等。

八. 即時解僱

當工人表示身受工傷後,部份僱主會霸王硬上弓,在沒有合理理由下即時解僱工人,企圖取消僱傭關係完全逃避責任。由於香港並無「不合理解僱法」,就算事後法庭裁定事件屬「不合理解僱」,僱員亦沒有必然復職權。

除主動解僱外,更有僱主以其他手段逼使工傷工人簽署「自願離職書」,逃避支付相關法例保障。

九. 逼簽不明文件

部份僱主會趁受傷工人神智不清期間要求當事人簽署不明文件,又或者是當事人難以明白的艱深英文法律文件。這些文件可能包括「責任解除書」,以及不符工傷事故實情的虛假陳述文件,讓僱主不須承擔法律責任,又或者導致員工自動放棄保障。

十. 行政費阻嚇

工傷工人手停口停,有僱主窺準機會落井下石,向要求申報工傷的工人索取海鮮價的高額「行政費」,例如有分判商稱若找大判報工傷工人須支付這筆「行政費」,金額由數千至數萬元不等,企圖讓苦主因無力支付費用而放棄報工傷。

 

相關報導:
紮鐵工人遭鐵鏈打爆牙 僱主瞞報工傷 再逼「自願離職」
受了工傷怎辦?《僱員補償條例》簡介之二
香港「不合理解僱」管制 到底有幾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