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辦助理訪問系列五】點解議員唔做嘢/做唔到嘢?

15/11/2016 - 4:00pm
Share

標籤

【惟工百科】充滿爭議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終於在9月5日完成點票。今屆投票率高達58%,創下歷史新高,約220萬人投票。從另一個角度看,就是約620萬年過18歲的人當中,只有35%的人投票。
 
迎接新一屆立法會的,是前所未有的混亂。立法會會期已經開了一個月,但竟然還有民選議員被阻止宣誓,主席選舉又是另一場鬧劇,實際上立法會只正式開了數小時的會。種種爭議更演變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的角色混淆,人大甚至違反既有程序強行釋法。在這種情況下,「議員唔做嘢齋搞事」一說相信大有市場。
 
可是對於議會的有能和無能,相信各位看過惟工新聞<議辦助理訪問系列>的讀者定會有另一些想法。從建制到泛民,工作由蛇齋餅粽、拉攏地區領袖、到為工友解決疑難雜症、研究政策做倡議,議員的助理們好像什麼都做,一個打十個似的。說議員唔做嘢,好像很難說得過去;但這樣那樣爭取十年八載也未見曙光,又是否說明「議員做唔到嘢」?惟工百科為大家分析兩個造成這種困境的因素。
 
一. 基本法要議員齋吹水
 
請看基本法第73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行使下列職權:
(一)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式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
(二)根據政府的提案,審核、通過財政預算;
(三)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
(四)聽取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並進行辯論;
(五)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
(六)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
(七)同意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
(八)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
(九)……立法會以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
(十)在行使上述各項職權時,如有需要,可傳召有關人士出席作證和提供證據。
同時,第74條指「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原來如此。《基本法》限制議員只能審核、辯論、質詢,甚至連這些權力也很有限。審核財政預算,只能提出減少撥款金額,不能提出增加撥款項目和金額;政府部門回應議員質詢,經常數據不全答覆求其。即使是提出法律草案,也規定不能影響公共開支、政制和政府運作。這樣的議會,本來就是要設計成「做唔到嘢」的。
 
二. 議員經費依賴政府資助
 
講完權,講錢。立法會文件清楚指出議員在任內可獲的酬金及營運開支償還款項。在酬金方面,議員每月可獲93,040元,任滿酬金為所得酬金總額的15%。兩者加起來,一屆任期可獲5,135,808元。
 
在營運開支償還款項方面,每年有2,385,510元可作辦事處營運,203,860元作酬酢及交通;另外每屆有250,000及198,793元作為開設和結束辦事處之用。加起來合共10,086,273元。酬金及營運開支償還款項加起來,每個議員在一屆任期內可獲15,222,081元津貼。對不少泛民政黨來說,這是最主要的營運經費,亦因此在敗選後只能遣散助理,辦事處無法繼續工作。
 
1500萬,看起來很多,但值得留意的是,地區議席和功能界別議員的津貼是相等的。這意味著得到98票的漁農界議員何俊賢與得票84121票的新界西議員朱凱迪獲得的津貼金額相同,然而漁農界僅有154張團體票,而新界西卻有1,086,511名登記選民,全區人口超過200萬。換句話說,漁農界每名選民平均可分到的資源為97,402元,新界西每名選民平均可分到的資源少於15元,顯然是不對等的。而每人15元可以做到什麼?大家不妨發揮一下想像力。
 
一個可能的做法是尋找更多資源。事實上香港的政黨都會進行籌款活動,例如在七一遊行籌款或在週年晚宴拍賣等。著名的大額捐款者包括中聯辦的張曉明及壹傳媒的黎智英。但由於香港沒有強制政黨詳細披露黨產和財務狀況的「政黨法」,我們無從得知籌款的詳細情況,當然也不會知道政黨各種資金來源的比例,只能從敗選導致遣散等各種跡象得到「泛民政黨依賴議會資助」的模糊印象。
 
我們可以看看其他地方的政黨如何面對「錢從何來」這個問題。以英國為例,英國政府每年為合資格的在野政黨提供200萬鎊(約2000萬港元)的政策發展資助(Policy Development Grants),政黨所得資助的金額視乎該黨所得議席而定。之所以不資助執政黨,是因為執政黨已經直接使用公共財政開支來開支工作。另外,蘇格蘭議會亦會提供一些資助(ScottishParliament Grants)。
 
這些政府資助佔政黨收入多少呢?在2014年,取得最多議會資助的最大在野黨工黨收入為3957萬鎊,當中議會資助僅佔全部收入的17%。其他主要收入來源包括捐款(27%)、黨員年費(15%)和工會(16%)。保守黨3745萬鎊收入當中,76%來自捐款,11%來自全國大會。另外兩個主要政黨,蘇格蘭民族黨有63%收入來自捐款,19%來自黨員年費;英國獨立黨有50%收入來自捐款,14%來自黨員年費。雖然這四個政黨的財政來源有分別,但基本上議會資助都不佔收入的重要部分,更多是直接來自支持者,亦因此政黨財政沒那麼受選戰勝負影響。
 
不依賴政府資助,六分一資金直接來自黨員,看來是很理想的情況,說明政黨有群眾基礎,而群眾的支持不僅是選票,還有資金。但大筆的捐款反映資金不單純來自普通的個人,更多來自企圖透過政治捐獻帶來經濟利潤的富豪。資源對議會的限制,可不只是冇錢做嘢那麼簡單。
 
【議辦助理訪問系列】
 
 

閱讀更多行業訪問:惟工百業專訪

 


 

參考資料: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