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潮流:女工相集潮爆工業區

25/09/2016 - 3:04pm
Share

標籤

(相集由Morton攝)
 

編按:工人就是可憐無助?女工都是老土大媽?大陸女工媒體《尖椒部落》與綠色薔薇女工服務中心合作,製作工廠區裡充滿力感的女工相集,從一個個小故事裡展示眾生相,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她們,是女工、流動婦女、全職媽媽。她們被隱匿在這些身份標簽背後,在社會上缺少發聲的空間,並且多以被弱化、被性化的形像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尖椒部落和綠色薔薇女工服務中心聯合拍攝了一組「時尚大片」,希望通過這些充滿力量的照片,展現女工姐妹真實的自我:她們是頂天立地的勞動婦女,用自己的雙手撐起一片天空。

我是丁當,2004年來到深圳進廠工作,當時我16歲。一年後, 我接觸到了一些為工友服務的公益組織,開始參與義工工作:做工傷探訪、組織女工姐妹小組、宣傳勞動法。在姐妹小組,我發現我們女工普遍遭受各種性別歧視, 並且很少有機會在社會上發聲,媒體對我們也多是負面報道。每一位女工姐妹身上都有閃光點,只是很少得到社會關注。我覺得需要專為女工服務的基礎機構,還可以滿足流動媽媽和她們孩子的需求,於是成立了綠色薔薇。在這裡我們是閨蜜、戰友、同志,建立起深厚的姐妹情誼。

我是秀秀,1993年來到深圳,一直在工廠工作。孩子今年初一,在電話裡哭訴「不想再當留守兒童」。我很心疼孩子,所以辭職準備回老家陪著她。在工廠工作時間長了,41歲就患上腰肌勞損。辭職之後,什麼都要從頭來過。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在工廠一幹就是二十多年。

我是徐艷艷,今年22歲。我2009年來到深圳,在工廠工作了兩年,後來進化妝品店做銷售,升到了店長的職位。化妝品店的工作讓我很有價值感,感覺找到了人生目標;在工廠的時候就好像機器人一樣。去年我結婚了,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當初因為懷孕而辭職,雖然有點可惜,不過等孩子大一點,把他帶回老家後,我會繼續回到自己喜愛的崗位上。

我是萬萬(左一),今年49歲了,是這裡最年長的成員。我在服裝廠工作的時候曾經落下一身病,頸椎病、視力模糊、子宮肌瘤……工友們支撐我走完那段漫長又痛苦的治療過程。後來我又做過家政工、保潔員、傳單派送員,年紀大了不好找工作,眼睛又看不清,經常挨訓斥。現在我全身心投入綠色薔薇女工社會企業。最開心的事是在綠色薔薇和大家一起參加各種活動,唱歌跳舞,像在自己家一樣。

我是小鬼,廣東茂名人。之前我在鐘表廠工作,工資不高。去年工廠準備搬遷,但是老板不明確告訴我們要搬廠,只是減少工作時間,不讓我們加班,時間一長很多人都辭職了。離開工廠後,我在一家麵包店工作,每天8小時兩班制,比在工廠時自由一些。不過因為人手不夠,從進店開始就沒休過一天假。我喜歡攝影,用鏡頭記錄自己身邊的事物,以前還會街拍,可惜現在沒什麼時間了。

我是阿紅(右二)。我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小時候家裡重男輕女,弟弟學什麼家裡都願意出錢,我就得幹農活。後來弟弟上了大學,我就在外面打工。和丈夫在外工作這麼多年,到頭來什麼都沒有——沒賺到什麼錢,還要付小孩的學費和家庭開支。孩子從小不在身邊,沒教育好,現在不願意上學,要出去打工。現在我因為超過工廠年齡限制,又不甘心做打掃衛生的工作,暫時只能靠微商維持生計。丈夫回老家能找到活幹,我就只能洗衣做飯了,所以我不願意跟他回去。

我是勤勤,湖北人,之前在溫州的工廠工作。來到深圳之後做了全職媽媽,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丈夫在深圳做泥瓦工。我的微信名叫「幸福的女人」,在這裡還沒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

我是小青(樓梯第二層中),在電子廠工作。曾經在餐飲服務業,印像最深的是同事之間會相互排擠,向領導打小報告,一點也不團結;工廠是另外一種情況,因為不讓說話,大家都只是不停地埋頭幹活。廠裡底薪只有人民幣1,700元,加班費11元一個鐘,完全不遵守勞動法。因為工作很辛苦,所以最讓我開心的事就是休假,和同事聚餐、k歌、旅游,還有參加綠色薔薇的活動。在這裡我學到很多東西,大家像姐妹一樣互相幫助,感覺很溫暖。

我是朱麗琴,來自廣西。13歲那年我就到深圳打工,靠熟人介紹進一家磁帶廠。後來又陸續進了其他工廠,做過服務行業,至今已經工作十七年。現在我在幼兒園做一份比較輕鬆的工作,一邊帶孩子。我有點想回到沒結婚的時代。工作這些年,我上班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還能學到技術,好過做家庭主婦。

我是朱麗敏(右五),是朱麗琴的妹妹。我在深圳工作了十年。剛來的時候因為近視,很多廠不要我,最後進了一家完全不按勞動法的黑廠,每天工資只有人民幣18元。我和工友們一起參與了罷工,為自己爭取到了合法權益。我在工友公益組織做義工也快十年了。在這裡學到很多知識,也認識了很多工友。大家都是很可愛的人,一起策劃活動,非常開心。去年還在打工春晚上表演舞蹈《掙脫鎖鏈》。

我是範雪琴,2002年來到深圳打工,在手錶廠待過七年,又做過服務員和銷售員。在工友機構做義工的期間,我曾經作為工友骨幹,被推薦到北京工友之家接受培訓。我很喜歡義工的工作,可以和來自天南地北、不同工廠的工友像一家人一樣聚在一起,還有機會參加演出,展示自己。在一次機構周年慶典上,我們為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工組織了義演。那是我第一次做主持,有了舞台經驗後,覺得整個人都自信了很多。今年我還在北京擔任打工春晚的主持人。去年在一位義工的指導下開始學彈結他,抱著結他的樣子是不是很帥?

我是陸玲,即將成為一名媽媽。2003年來到深圳,換過很多工廠,最長的一次做了兩年。剛來的那段時間,我最大的愛好就是聽收音機,還在論壇上認識很多同好,參加各種線下聚會。後來加入綠色薔薇,成為這裡的工作人員,和大家一起參與活動,非常開心。

 

轉載自尖椒部落,原文題為〈女力潮流:她們的硬照rock爆了整個工業區〉)

Share

尖椒部落是專為打工女性提供生活及權益資訊的平台。立足基層,倡導性別平等,放大女工的聲音。認識中國女工,從這裏開始。
網站:www.jianjiaobuluo.com
微信訂閱號:jianjiaobuluo
微博:@尖椒部落
QQ空間:2742702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