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婷婷:他在三星總部門口站了9年,他們也已站285天,只為討血債

07/08/2016 - 10:28pm
Share

標籤

編按:南韓財閥向來財大氣粗,2014年末「大韓航空」社長的女兒趙顯娥因一包零食逼令航機折返,引起國際輿論訕笑,但那不過是種種野蠻的冰山一角。以生產手機全球知名的三星集團更涉嫌謀財害命,因工廠致癌物污染導致當地數百位工人患上職業病,特別是以白血病為首的各種癌症,近半數喪生,但事發後集團竟以「商業秘密」為由拒絕公開廠內化學品使用情況,更不擇手段打壓工會。這個習慣拉攏大報館以控制不利消息的大財閥,其創辦人李秉喆曾口出狂言「承認工會?除非我死了」。大陸勞工媒體尖椒部落撰稿人韋婷婷親赴南韓訪問受害工人的親屬以及聲援團體,介紹這場為期9年的血債抗爭,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文:韋婷婷

去韓國購物的人們如果從江南地鐵站走出來,就可以看見右邊豪華的三星總部門口。這是韓國首爾市官方旅游網站推薦的景點之一,是「一個宣傳三星電子最新數位產品的場所」。

從去年冬天到現在,三星首爾總部的廣場上有人架起了一個帳篷,到今天(7月20日)為止已經有285天了。不論雨雪,這個帳篷裡每天有人輪流駐紮。他們的目的是要三星對受害員工承擔責任並道歉。我在前兩天路過拜訪了這個組織,了解到大韓民國的人民是如何向三星——韓國最大的跨國企業討債的。

起因

2003年,在束草讀高中的黃柔美還沒畢業就被招去了三星半導體工廠當工人。進廠兩年不到,她就得白血病去世了,當時年僅23歲。剛開始大家都以為她是自然生病,直到他的父親黃相起(音譯)發現在同一個工廠裡工作的另一個員工也得了白血病。

「從那一天開始,她的父親變成了一位戰士,打了7年的仗。這位初中畢業的的士司機過去7年都沒有屈服於三星這個大企業。黃相起成為了維護半導體工人健康權益的代言人。」在2014年香港的一次勞工組織演講中,Kwon Young Eun這樣介紹她所在組織的由來。

她所在的組織名叫「半導體勞動者健康與人權守護聯盟」(簡稱SHARPS),因為受到黃相起的鼓舞,於2007年10月成立。這個由反對三星的獨立工人聯盟、人權組織、政黨和工人組織等組成的聯盟,成立目的很明確:為那些受害的勞工討債,對受害工人進行賠償和道歉,要求三星公開其電子工業的工作環境,並改善其工人的工作環境。

黃柔美事件以後,這個聯盟發現三星工廠受害者遠不止一個。他們的調查顯示,截至2015年2月,有265個曾在三星工作的人患了職業病甚至癌症,其中101人位已經死亡。截至2015年10月,因從事半導體和LED顯示器制作相關工種而死亡的人數是76人,女性佔75%。這76名受害者中,真正得到了三星賠償的只有6個人。她們大多數患上了乳腺癌、卵巢癌、白血病。

現場示威的接力

SHARPS從2007年開始,就在用不同的方式向三星「討債」。從黃相起最初隻身一人每天站在工廠門前的抗議開始,而後自2009年以來SHARPS又開始了每周一次、每次一人在三星總部接力示威的活動;到了現在,在我所看到的現場,他們已經開始了新一輪示威活動——他們在三星門口安紮帳篷,不論冬雪下雨,堅持到了現在。

白天,在這個示威的帳篷裡會有工作人員和志願者駐守,他們播放音樂,發放傳單。他們在帳篷四周用腳狀的陶瓷盆種植了76顆植物,代表著76名死去的受害者。每一顆植物後面,都擺著一個像征家庭守護神的韓國木頭製品,相當於中國的門神。

受害者的家屬們則一般會在周末過來,在人流高峰期幫忙發放傳單、買油(他們自己在現場發電,好厲害),給這些植物澆水。

植物的旁邊,擺放著這個靜坐示威的介紹資料,上面寫了他們駐紮了多少天,以及駐紮的原因。再往旁邊,在三星總部大門正對著的不遠處,則擺放著死者的照片和名單。從名單上可以看到,去世的工人很多都死於花樣年華,大多數是二、三十多歲的時候。

和這些名單並列的,還有各個機構的橫額。其中一個是「社會變革勞動者黨」的橫額,上面寫著:「三星你們要對職業病的勞動者進行徹底賠償,誠摯道歉」。

帳篷的另一側,擺放著黃相起及其女兒黃柔美的照片,還有一個藝術家制作的、像征黃柔美的雕塑。旁邊還有供路人留言的貼紙條區。

每天下午5到6點,他們還會架起喇叭和攝像機,進行接力演講。他們請不同的人坐在門口演講,內容可以是控訴,也可以是路人對此事的看法和觀點。這樣的演講也引起了不少路人的駐足圍觀。

多種方式進行傳播和維權

這個堅持不懈的組織還通過各種方式去發現受害者,並且將受害者的故事傳播出去。他們創作了漫畫、歌曲和舞蹈,通過眾籌,把黃柔美的死亡以及其父親黃相起對抗三星的故事改編成了電影。兩部和這個主題有關的電影《另一個承諾》和《貪欲帝國》已經在韓國上映。Kwon Young Eun介紹說,影片的上映還受到了三星的阻攔,但是最後還是有超過50多萬人看了這個影片。除此以外,他們還幫助受害人進行訴訟,將三星告上法庭,要求賠償。

我在豆瓣還搜到了《貪欲帝國》的預告片,雖然是韓文,但是大家也可以點連結感受一下。

我問,三星的員工是否能站出來抗爭?

工作人員告訴我,目前這是最困難的地方。因為三星內部是不允許工人成立工會的。目前所有的工會一個是以維修為主的工會,另一個是三星愛寶樂園的勞動者工會,但這兩個工會都沒有得到三星的承認。甚至,一旦有人被發現參與工會,就會被解雇。

Kwon Young Eun說三星在內部也進行了宣傳和警告。每當他們給工友發傳單的時候,出入三星的員工就偷偷小聲的告訴他們:「我們不能拿你們的傳單,被發現了會很麻煩。」他們還發現,三星的內部網絡系統是無法打開SHARPS的網站的。

她還指給我看說,從他們搭帳篷開始,這裡就多出了一個攝像頭在地鐵的門口,用來監視他們的活動。

三星總部雖然是一個旅遊景點之一,但門口也拉上了紅線,我試圖進去,就被門口兩個保安人員攔住了。陪著我的翻譯小伙伴告訴我,即便這是一個公眾的場所,但是因為我和示威的人聊過天,他們知道我們「認識」,所以還是會不允許我進入的。

讓人自豪的企業背後

自2011年開始,先後有6名三星芯片工廠的年輕員工患上白血病和其他血液病,三星公司為此曾經雇用美國知名環境諮詢公司對之前發現的幾起病例進行調查。結果,該調查宣稱員工生病與芯片工廠並無關聯。

但是據《韓國時報》2012年2月6日的報道,韓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院公佈了一項最新調查結果:包括三星在內的3家公司的半導體工廠被檢測出致癌物質。然而三星至今為止一直以商業秘密為由,不予公開其工廠內的環境和使用化學用品的具體訊息,因此勞工組織很難找到有效的證據。

Kwon Young Eun告訴我,在韓國,很多人認為能在三星這樣的大企業工作是很值得自豪的事情,平時節假日還能得到一些三星的小電子產品贈送給家人。但是他們根本沒想到,三星的工作環境很可能會讓人患上職業病。抗議現場有一個橫幅上寫了一位母親的留言,她說,她在節日收到了三星的小禮品,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卻因為在三星工作而慢慢失去了健康。

傍晚,首爾下雨了。大家慌慌忙忙地用塑膠膜遮擋住帳篷,收起周圍的物品。陪我來的翻譯姐姐用可愛的韓國口語感嘆道:「哎呀這可怎麼辦呀,馬上要到首爾的雨季了,他們還要繼續在這裡守著。」

翻譯姐姐告訴我,更為尷尬的是她從美國回來的表哥就是三星半導體的工程師。雖然知道有這些問題,但是他也不能說什麼。後來工作人員送了幾張資料光碟給我們,翻譯姐姐要了兩份,說要送給表哥一份。

在這雨中,我告別他們走進了江南站地鐵。我想到了自己,我曾經擁有過三星的照相機和手機。但是我從沒想到,這些產品的背後,那些最底層的工人在貢獻他們的健康和生命;我也想到了在我們的土地上,可能也有三星的代工廠,也有富士康一樣出現工人自殺的企業。那裡有我的叔叔和嬸嬸,在東莞的小工廠裡吹著電風扇,每天超時兩班倒地進行流水線的工作。無數個他們和黃柔美一樣,成為了全球資本主義體制下,無數工廠裡那些密密麻麻的、微不足道、可隨便更換的「螺絲釘」,為了家庭和生計,付出汗水、青春甚至健康。

想起來一下子覺得很難過。我在那裡做了一個決定,我是一定不會再購買三星的任何產品了,直到我聽到黃柔美們獲得了應有的賠償和道歉為止。

 

參考資料:
〈【特寫】三星:貪欲帝國〉,商業周刊中文版
〈半導體生產線致白血病  三星將向患病員工道歉賠償〉,中國日報網
〈半導體業勞工生命無法承受之重〉,苦勞網
〈工人罹患白血病 三星等3家韓國工廠檢出致癌物〉,新浪財經

Share

尖椒部落是專為打工女性提供生活及權益資訊的平台。立足基層,倡導性別平等,放大女工的聲音。認識中國女工,從這裏開始。
網站:www.jianjiaobuluo.com
微信訂閱號:jianjiaobuluo
微博:@尖椒部落
QQ空間:2742702780